广角新闻论坛争鸣视频在线生色画报纽约时间:Sat Aug 18 14:44:10 2018 我的关于  


广角新闻 —> 科 教
忆郑超老师:一位纯粹、率真并执着的师长
信源:Scifotainment|编辑:2017-10-12| 网址:http://www.popyard.org     抄送朋友打印保留

【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八阕】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八阕》观点。[服务使用须知]【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广告资讯


郑超老师是我的前辈,9号清晨在家平静地离开了我们。他生前虽喜好热闹,但为人低调,大公无私,明确表示不要公开他的近况,免得大家担心。因此我在他离世当天做的一件重要事情就是在朋友圈提醒悼念他的人先删除。昨晚有人转给我外研社发了悼文,我知道这个事情世人皆知了。这几天总是情不自禁地想起他,昨晚近乎一夜无眠,我想,把对他的回忆记录下来或许能减轻对他的思念。

郑老师不是我的老师,也不算同事,因为我们在不同的学院。我认识他大概是2007年,他的一位师妹是我的好友,当时在广外读博士,看我这个外来户在广外无依无靠,跟我说,你要是愿意可以跟郑老师做研究。当时我不知道方向是否合适,但觉得有机会学习总不是件坏事,就说好啊。好友有一次把我引荐给郑老师,跟郑老师说,以后有活可以找张艺琼,她手脚快,脑子还算利索。郑老师当时爽快答应:好!但即便有了这个引荐,我一直不敢主动找郑老师。

08年我出国读博士,停薪留职,需要一位担保人,因为担保人在担保期间不能出国,而我这个博士四年的期限有点太长,年轻同事一般都有出国需求肯定是不能找的,只能找相对年长。我把学院名单打印出来,左思右想,选了郑老师的爱人余老师。当时我其实并不知道他们是夫妻,虽然见过他们在一起,我以为是同事间的交往。找余老师是因为几次高考改卷我坐在余老师旁边,稍有交往,直觉她是个善良好打交道的人。余老师爽快同意了我的请求,有了这个捆绑我才知道原来郑老师跟余老师是夫妻。我很清楚担保人这个角色对余老师来说意味着不少的风险,因此每次回国,我都会第一时间联系余老师,告诉她我回来了,约他们吃饭。第一次吃饭,我想着我请,点菜时候使劲往价格高的点,结果吃完饭我还没反应过来余老师就抢着去买单了。我说你们怎么能这样子,他们说,你们年轻人,刚起步,要用钱的地方多着呢,我们目前比你们要好一些,年轻时候也是艰苦过来的。我无奈不已,只是从此我再回来也不敢约他们吃饭了。第二次回来,我想着吃饭还要他们掏钱,就给他们带了点手信,余老师再三推搪不肯收,后来说,如果你说这是最后一次我收下来,不然我不收。后来我就再也没敢给他们带任何东西了。再以后的回来就是我给他们打个电话,偶尔约一起爬个白云山。再后来是郑老师路上碰到我会顺手把学校或者别人送他的一些食品给我,说你拿回家吃吧。

这样断断续续的联系让郑老师对我博士课题有所了解,我们真正开始接触应该是我读完回国工作以后。他一直想把我搞的多模态引进他的写作教学里面,他让我去跟他的团队讲讲我研究的内容。他办了个小小的写作教学seminar,我当时并不是特别明白他的需求,就去按照我猜测的需求讲了。他很兴奋,跟我说要让我跟他一起搞他的跨洋互动写作,絮絮叨叨地跟我讲他有多少数据,可以怎么样做。我听得口水哈喇子流了一地,只是当时教学和论文写作把我搞得焦头烂额,没法马上跟他开始我们曾经畅想的美好宏图。他说我要给现代外语做一期写作专刊,你想不想投,我说我有英文的文章,跟你的专题很吻合,但我还是想先投英文的。他说好。后来我的英文稿并不是很顺利,因为有一个地方我自己没想通透,一直卡着不愿意去改了。有一次看到他,我说郑老师,我那个文章还没出来,早知道我就投在你那个专刊了。郑老师没有安慰我,而是特别直接地说,你不投是个好事,不然我们那个专刊就会变得像个校内人的专刊。我哭笑不得,我是求安慰,你干嘛那么实诚地告诉我真相?不过打那起,他只要路上见到我,就逮住我说上一两小时,主题还是我们曾经畅想的如果更好地利用非语言符号资源帮助发展学生的语言写作能力。

| 共 3 页: 1 2 3 |


© 2018 八 阕 PopYard―a way to work and talk    广告联盟 | 隐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