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角新闻论坛争鸣视频在线生色画报纽约时间:Wed Jan 16 12:15:56 2019 我的关于  


广角新闻 —> 观 点
要求中共淡出历史舞台的郑也夫何许人也
信源:高伐林博客|编辑:2019-01-10| 网址:http://www.popyard.org     抄送朋友打印保留

【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八阕】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八阕》观点。[服务使用须知]【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亲爱的八阕网友:1939年12月31日,在维也纳金色大厅举办了首届“新年音乐会”,由克来门斯·克劳斯创办。 第2届于1941年1月1日举行,之后除1945年因战争原因停办一届外,每年的1月1日都定期在金色大厅举行这样一场令人仰止的音乐盛会。1946年,新年音乐会正式命名为“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同往年我们跟踪转播中国的传统春节晚会一样,我们为您转播这场永恒的维也纳经典,让您即使是由于一些原因不能亲临维也纳金色的大厅,也不会失去这份唯美的享受。由于版权问题,今年我们未能实时转播,现在视频已经上线,我们特此邀请您请点击八阕首页 ( PopYard.org ) 左上端的《永恒的维也纳》,尽情欣赏这场一年一度的音乐盛宴。——八阕之地

广告资讯

在习氏思想控制日渐严酷之际,这位国内学者公开建议本身就是件石破天惊的的事。紧接着,又发生一件让我吃惊的事:中国大陆聚集知识界很高人气的爱思想网,发表长达两万字的重头文章《硬汉郑也夫》,高挂在该网“一周排行”的第一名

海外媒体上刊出署名郑也夫文章,提出中共建政70年来带来太多灾难,完全丧失自我纠错能力,唯有和平地淡出历史舞台,才符合人民根本利益。消息一出,马上有朋友来电话,推敲身在北京郑也夫是不是真这么敢讲,这是不是真的出自郑也夫的手笔——毕竟在网上我们见识过太多的伪托名人的文章。他认识郑也夫,曾经与郑共同参加过电视台的一些学者访谈节目。十年前我也曾在北京的一个饭局上见过郑也夫,那次饭局是北京知识界几位朋友宴请一位来自美国的著名学者,我正巧在北京,被邀当陪客。那次饭局,郑也夫的爽朗、犀利和知识面广博,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2008年北京奥运前后,我读了很多有关奥运和体育的文章,最有收获的就是读郑也夫的文章,他想的最深最透。后来才知道,他早在1991年就出版过专著《中国足球的出路》,对体育、对奥运早有透辟的思考。

还没有等我们去查证,已经勿须查证了:这个观点确乎就是郑也夫提出来的。他写了《政改难产之因》一文,从四个方面分析了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之难的原因。文章说,(中共)“对不同政见的仇视与日俱增,对危机的恐惧令自己失态”;有一项符合中国广大人民和执政党共同利益的事情,就是共产党和平地、即以避免暴力的、最少社会动荡的方式,淡出历史舞台。

郑也夫的期望非常诱人:和平地结束专制,这应该说是许多中国知识分子的共同幻想。对这种幻想的可行性,自然会引起很多讨论甚至激烈争辩,但我认为最可笑、最无聊的就是推究作者的用意、是否为习近平“洗地”之类。

在中国,在习氏思想控制日渐严酷之际,却有一位国内学者,公开地建议共产党淡出历史舞台,这本身就是一件石破天惊的、非同小可的事。而紧接着,就在前天,1月7日,又发生了一件让我吃了一惊的事:中国大陆的爱思想网,发表了署名谢志浩的长达两万字的重头文章《硬汉郑也夫》。就从这个标题看,作者的推崇之意溢于言表。这篇文章,现在仍然高挂在该网“一周排行”的第一名。一般来讲,中国网站在当局三令五申之下,为了自己的生存,不会公然与当局网管们硬抗,“好汉不吃眼前亏”,“人在矮檐下,不能不低头”,最多是寻求一些灰色地带,打打擦边球。但这次爱思想网,不会不知道郑也夫捅了一个天大的娄子吧,却敢于顶风上,义无反顾地发出这篇长文,对他表示毫不含糊的支持。这究竟如何解读,倒真是要细心琢磨琢磨。

| 共 16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 2019 八 阕 PopYard―a way to work and talk    广告联盟 | 隐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