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角新闻论坛争鸣视频在线生色画报纽约时间:Sun Sep 27 09:58:58 2020 我的关于  


广角新闻 —> 文 史
复兴中路上的“名人坊”
信源:澎湃新闻|编辑:2020-07-31| 网址:https://www.popyard.org     抄送朋友打印保留

【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八阕】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八阕》观点。[服务使用须知]【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广告资讯

在这段长度仅874米的马路上,闻人贤达犹如左邻右舍般密集:复兴中路455号,派克公寓;512号,刘海粟故居;517号,冯玉祥旧居,柳亚子也来借居;518号米丘林公寓;553弄复兴坊,何香凝、史良上世纪30年代在此生活;573号,钱锺书围于此城;618号……

位于上海黄浦、徐汇两区的复兴中路(旧称辣斐德路),东起西藏南路,西至淮海中路,全长3494米。我这里所说的复兴中路,大约就是淡水路到陕西南路这一段,长度约900米,离我居住的淮海中路只不过几百米远。

在儿时记忆中,复兴中路很近而又陌生。小时候除了偶尔去文化广场、上海电影院和长城电影院,常常只是经过它,而不是将它当作目的地。印象中这一段的复兴中路弄堂很宽很直,不像小弄堂搞七廿三,弄堂口也没有小书摊、小皮匠之类,清清爽爽。马路上开着的公交车是96路和24路,大约只有住在这里的人会上下车吧,因为也没有什么商店,所以市井间也很少有复兴路的传说。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1943年上海地图中标识的辣斐德路

这些年来,全长近4公里的复兴中路,因其人文和建筑底蕴以及随之而来的文化生命力,被越来越多人认识。这一条路太丰富了,即便是在同一条路上,不同路段的城市节奏、文化风格和市井况味,也大相径庭。

比如马当路以东的复兴中路,充斥着石库门的烟火气、小市民的弄堂事;向西,以陕西南路的陕南邨为界至汾阳路一带,也是菜场小店遍布,妇孺之声相闻。恰是在这两段复兴中路之间,也就是陕西南路与重庆南路的这一段,像是柳暗花明豁然开朗,呈现出一段完全不同的复兴中路。人有判若两人,路也有判若两路。我要去叩开的,就是这几个门牌。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20世纪30年代拍摄的辣斐德路一带花园洋房

派克公寓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花园公寓

复兴中路455弄的派克公寓已经九十多岁了,现在的名字是花园公寓,花园恰是派克的中文意思,名字名副其实,因为公寓是凹字形,这凹进去的一块,正是花园。想象一下,当年的孩子们在公寓花园里游戏的场景吧。

以淮海路为轴心,周边公寓大楼此起彼伏,是上海公寓大楼最密集的区域。公寓大楼早年居住的,多是教师、医生、高级职员、明星,也有资本家,他们构成了上海的公寓文化,重家教,懂礼仪,遵守规则,崇尚人文修养——上海人百多年来的主流价值观,就是在公寓文化中形成并且完善的。迄今还没有发现花园公寓的闻人踪迹,它像是这一段复兴中路的桥头堡。

刘海粟旧居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刘海粟旧居

花园公寓的马路斜对面,复兴中路512号,沿街一幢三层楼小洋房,门外的铭牌,告示了楼主的身份:“刘海粟旧居”。此法式花园小宅是由旧上海的实业家朱葆山建造,20世纪30年代,被刘海粟租下。海粟老人和夫人夏伊乔就居住在此,直至海粟老人去世。

旧居距离复兴公园非常近,穿过重庆南路即是。老人也经常会去同样是法国风格的公园,从复兴公园的前门进去,顺着公园的主路,走十分钟,便是公园的雁荡路后门。这里,距离南昌路的科学会堂仅几十步之遥。科学会堂的大堂正面墙上,曾经挂了海粟老人的画,或许海粟老人也是科学会堂的常客。海粟老人的旧居应该不是私产,是政府将这一幢楼保留下来作为刘海粟纪念馆的。

冯玉祥旧居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冯玉祥旧居

复兴中路517号,冯玉祥将军旧居。柳亚子先生也曾经在517号借居。这本是冯家的私产,1950年代,冯玉祥夫人李德全将此楼捐给了国家,于是它成为了公房。

在写这篇文章时,我想到了我有幸认识的冯玉祥的嫡孙女冯丹龙和她的母亲余华心。我发微信问丹龙女士,复兴中路517号,您母亲有没有住过?您第一次去您爷爷的旧居是什么时候?这些年,您和您母亲都去过的吧?问号很多,但是我请丹龙就写一句她和她母亲的感慨。冯丹龙很快回复我,微信了两张照片,都是她和她母亲在祖宅前的合影,还要给我快递有关这幢冯家旧居的材料。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余华心(右)、冯丹龙在冯玉祥旧居前留影

那一句话的感慨,冯丹龙说,她已经请她母亲写了。一会儿,冯丹龙给我发来她母亲给她的微信截屏。余华心的一句话感慨是:“站在祖宅门前,像个路人一样留个影,但记忆深处是抹不去的伤感。”

这幢法式花园别墅建于1926年,而后即为冯玉祥将军买下。按照当时的习惯,社会上层人士常用假名或以其他人的名义置产,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这幢小楼的产权人,登记在冯将军副官刘广化和冯夫人李德全亲属的名下。

因为冯玉祥在霞飞路另有居所,所以一家人鲜有来住。倒是诗人柳亚子曾经在此借居4年。柳亚子搬走后,他的亲戚仍旧居住于此。1951年,冯玉祥将军遗孀李德全将此楼无偿捐献给了政府,小楼成为了民居租赁房。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2010年,复兴中路517号经历了漫长的动荡重见天日之际,冯玉祥的孙女冯丹龙和母亲余华心来到了祖宅,小楼整修一新,母女俩看到了小楼外墙上的说明:柳亚子先生曾居住于此。冯玉祥将军的印记没有了,祖宅的印记没有了。母女俩非常伤感。幸好,经过努力,历史原貌很快得到了恢复。

2012年,余华心和冯丹龙母女来到复兴中路517号,这是她们在祖宅“名归原主”后第一次留影。其实这一块铭牌内容的确认是在2011年。历史的原貌终于还给了冯玉祥的后人,还给了社会。一块新的铭牌挂在了517号小楼的外墙上:“......产权人曾为爱国将领冯玉祥(1882-1948),其妻李德全于1951年将其捐献给国家,诗人柳亚子(1887-1958),于1936年-1940年和1946年-1947年在此租住......”

| 共 2 页: 1 2 |


}

© 2020 八 阕 PopYard―a way to work and talk    广告联盟 | 隐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