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角新闻论坛争鸣视频在线生色画报纽约时间:Tue Sep 29 15:49:42 2020 我的关于  


广角新闻 —> 产 经
记者亲身体验屏蔽谷歌亚马逊脸书:根本不可能
信源:加拿大和美国必读公众号|编辑:2020-08-01| 网址:https://www.popyard.org     抄送朋友打印保留

【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八阕】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八阕》观点。[服务使用须知]【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广告资讯

在诺基亚3310的电话数字键上发短信:一点也不好玩

没错,科技巨头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也有替代品,但它们在市面上很难找到,使用起来也更麻烦。

微软这次并没有处于反垄断质询的尴尬地位,但它了解自己的感受,因为它很容易在消费者层面被拒绝。正如我的同事史蒂夫·洛尔所指出的那样,微软如今“主要是商业客户的技术供应商”。

但和亚马逊一样,微软也有云服务,因此有几个网站对我来说是用不了的,我经常使用的两家微软旗下的服务LinkedIn和Skype也是如此。无法使用科技巨头拥有的我喜欢的服务,是这个实验的一个风险:正如《华尔街日报》所指出的那样,这些科技巨头在过去10年里收购了400多家公司和初创企业。

批评大型科技公司的人经常被告知:“如果你不喜欢这家公司,就不要使用它的产品。”我从实验中得到的启示是,这是不可能的。这些公司不仅拥有以其公司名字命名的产品和服务,还控制着一堆更加鲜为人知的产品和服务,它们很难与我们日常生活所依赖的工具分开,无论是工作还是从A点到达B点。

很多人把我的做法叫做“数字素食主义”。数字素食者对他们使用的硬件和软件,以及他们消费和分享的数据都很慎重,因为信息就是力量,而有几家公司似乎越来越多地拥有了一切信息。

人们对这个故事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一些人说,这证明了这些公司对美国的经济是多么重要,它们对消费者是多么有用,这意味着监管机构不应该出手干预。而以纽约民主党众议员、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成员杰罗德·纳德勒为代表的其他人当时则表示,这个实验证明了这些科技巨头的垄断权力。

纳德勒说:“通过控制重要的基础设施,这些公司似乎有能力控制市场准入。从某些基本方面来说,这个问题与130年前我们面临的问题没有什么不同。当时,铁路改变了美国人的生活,既让农民和生产者进入新的市场,也造成了一个铁路垄断企业可以加以利用的关键瓶颈。”

如果我现在还在屏蔽这些科技巨头,我就不能在网上观看本周的反垄断听证会了。C-SPAN通过谷歌旗下的YouTube在线直播了这次听证会。

不过,实验结束后,我又重新用回了这些公司的服务。因为正如它们所证明的那样,我真的没有其他选择。

| 共 3 页: 1 2 3 |


}

© 2020 八 阕 PopYard―a way to work and talk    广告联盟 | 隐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