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角新闻论坛争鸣视频在线生色画报纽约时间:Sun May 28 16:24:19 2017 我的关于  


论坛争鸣 —> 九派神州
标 题:江泽民与王冶坪爱情之外的另一层关系(图)
发帖者:嘉崎 (时间:2017-01-11 01:03:34)

八阕 http://www.popyard.org
【八阕】

2001年的1月6日,江泽民把昔日同窗好友邀到中南海的家中,饭毕,一番谈笑之后,江泽民才神秘的透露这一天是他与夫人王冶坪的金婚纪念日。从表兄妹到夫妻,江泽民夫妇的爱情长跑已经到了第66个年头,今天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他们的传奇爱情。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江泽民与王冶坪合影

从“表兄妹”到结发夫妻

自古表兄妹情深,这要从江泽民的身世说起。江泽民从小被过继到了无子的叔父江上青家,江上青的妻子王者兰也就成了江泽民的养母,而王冶坪则是王者兰胞妹的女儿,这样本来是姑妈的王者兰此时变成婆婆,本来是表哥的江泽民变成了丈夫。所以江泽民与王这一对从小便在一个大家庭长大,就像汪啸风与水笙、慕容复与王语嫣一样,是青梅竹马的表兄妹组合。

江泽民自称,“在扬州垂柳拂荡的运河边上一同玩耍的年少时代起”就深恋女友,一份官方报导也说他们“从小之间就产生一份纯洁的感情”。王性格恬淡、不好张扬,“他(江泽民)兴趣广泛,聪明开朗,有组织能力,喜欢炫耀,而她性格内向,随和友好,和蔼可亲”,这样的搭配李银河也从恋爱心理学中做出解释,能彼此吸引的“一种是高度契合的,另外有一种就是差异特大的,他也有他的吸引力。”

王有着与江泽民类似的家庭背景,其父留过美,英语流利,并在扬州(一说在上海)拥有一家工艺品厂,家境尚可。45年江泽民到上海读书那年,王也考入上外,学习之余,也会经常到王家串门。江泽民的妹妹江泽慧在回忆三哥与表姐的恋爱时说:“他经常去看望我的外婆,和我的舅舅——也就是王的父亲。我外婆和舅舅都非常喜欢三哥。1949年,当我母亲搬到上海时,她欣喜地看到三哥和她的侄女正在谈恋爱。”

公子遇良人,一切都是那么顺利成章,没有琼瑶式的“我顽固地爱你和顽固地不爱你”的这种波折,很快江泽民便于这位经常去厂里去找他玩的大眼睛姑娘举办了婚礼。他们的婚礼是在当时四马路上的杏花楼举行的。杏花楼是百年老店,大约100名宾客参加了那场历时3小时的婚礼,参加婚礼的除了有几个特别要好的交大同学,主要是男女双方的亲友。

聚少离多的异地恋

恋爱易、生活难,纵观江泽民66年的爱情长跑里,聚少离多是主旋律。50年底结婚不久,55年江泽民赴苏进修一年,结束旋即从艳阳里大雪纷飞的上海来到寒夜里四季如春的长春汽车厂,这一呆就是8年。62年江泽民调回到上海工作,那段时间是两人的最好的时光,告别了东北的天寒地冻,“他和妻子每天自己带午饭,送子上学,坐公共汽车上班。”。他们也在上海有了自己的住处,在现在的曹杨新村,恬静幸福的生活没有就这样定格,好景不长,小家庭的幸福被卷进了大时代的洪流。

1966年5月,江泽民被任命为一机部在武汉新成立的武汉热工机械研究所所长,并代理党委书记。1970年被调回北京一机部任外事局副局长。1977年2月至1978年江泽民被下放到河南博爱农场的一机部任“五七”干校常务副校长。期间王冶坪一直在一机部上海电器研究所工作。此后王冶坪未再调动过工作,在这个研究所当过文书、研究室副主任、主任,直至1985年退休,一直没有离开上海。据熟悉江泽民家中情况的人介绍,王冶坪不愿离开上海,除了她不热心丈夫的政治活动,习惯上海的生活外,另外一个原因是她要照顾江泽民的继母王者兰和自己的母亲。

1985年,江泽民终回上海任职,两人终于结束了长达20年的聚少离多。几乎从未送给江泽民礼物的王冶坪,在江泽民重回上海与家人团聚这一时期,大大破了一回例。从江泽民上大学时起,他就梦想能够自己拥有一架钢琴。但那时经济上要负担一大家人,买钢琴是不可能的。经深思熟虑,王从银行里提出了所有积蓄,又向亲朋好友借了些钱,勉强凑足了钱,买了一架聂耳牌钢琴。后来江泽民调任北京的第一年,王没有随去,在中南海的漫漫长夜里,陪伴江泽民的就是这架钢琴。

坚强的“第一夫人”

王冶坪随江泽民去了北京,1994年之后江泽民每次出访都会带着这位第一夫人,也是这一年,中共的媒体开始可以适当宣传第一夫人参加的外事活动。

1994年江泽民携夫人王冶坪出访俄罗斯、乌克兰和法国的10天时间里,王冶坪在外事场合表现的仪态端庄,泰然自若。这也是建国后第二次最高元首携夫人出访。同时,西化和海派的江泽民对王的衣服也提出了要求,在江泽民访问香港期间,王淡雅的着装得到了当地著名时装设计师张天爱的好评。

尽管有身体上的病痛和身理上的不适应——王患有严重的颈椎病——“在巴黎的国宴上,她忍受病痛长达3个多小时”,但她勇敢地时刻伴随在江泽民身边。深受感动的江泽民在那次巴黎国宴中,直接用英语低声对时任总统密特朗说:“我夫人长途旅行很疲乏,有些头晕。能不能请你准备一把椅子,让她坐一坐?”密特朗立即让人搬椅子,并且一下子搬来两把。这样,当密特朗站立致欢迎辞时,江泽民可以陪王冶坪同志坐下来;而当江泽民致辞时,密特朗也可以坐下来稍歇片刻。细微之处,江泽民体现出了对夫人的关爱,也照顾到了密特朗的病情。这让现场的气氛宽松了许多。

曾经一老友私下里对江泽民说:“你和妻子一起出国访问的时候,你好像总是抓着她的胳膊拽着她走。在电视上,这样看起来有点别扭……”江泽民回答说:“我怎么办?要是我不扶着她,她就走不动。”这位老友感慨地说,她的丈夫感到高兴,不仅是为了中国的形象,而且他真的喜欢见到多年来与他患难与共的妻子在国际舞台上受到应有的尊重。

[嘉崎@九派神州]  [同主题讨论]


加跟帖

 新帖题目*: 办公室不宜
 话题内容 :

笔名*: 口令: 邮件地址:
注:标"*"的栏目不能为空。建议注册笔名后发表言论,使他人不易盗用你用的笔名混淆视听。如你留下邮件地址,读者或可与你联系。


© 2017 八 阕 PopYard―a way to work and talk    广告联盟 | 隐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