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角新闻论坛争鸣视频在线生色画报纽约时间:Tue May 21 09:37:03 2019 我的关于  


广角新闻 —> 文 史
今天,我们还需要“翻译腔”吗?
信源:澎湃新闻|编辑:2019-05-14| 网址:http://www.popyard.org     抄送朋友打印保留

【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八阕】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八阕》观点。[服务使用须知]【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广告资讯

“哦,我的天!”“我的上帝,我亲爱的老伙计!”这些耳熟能详的“翻译腔”曾随着译制片、翻译作品的流行,在国内读者中广泛传播。在中国日益走向国际化的当下,这样略显拗口的“翻译腔”,是否还需要保留?翻译究竟需要原汁原味,还是根据语境进行适当的加工和创造?

5月11日,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旗下图书品牌“甲骨文”主办,在杭州单向空间举办的第二届译想论坛“翻译与我们的时代”上,上海译文出版社副总编辑、译者黄昱宁,自由译者陈以侃与英德译者陆大鹏展开对谈,作为青年一代译者的代表人士,他们畅聊了自己对翻译的理解和界定,和对文学作品的审美。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左起:陆大鹏、黄昱宁、陈以侃

“翻译腔”是个伪概念?

“地中海史诗三部曲”译者陆大鹏表示,“翻译腔”是一个伪概念。很多人诟病翻译腔不适合中国人的语言习惯,但事实上今天中国人的语言习惯是翻译参与塑造出来的,在词汇、句法上都受到外语的很大影响。根本不存在真正纯粹的优美的中文表达。他一直有一个观点,很多中国人其实很喜欢翻译腔,并不抵触别扭的、洋腔洋调的汉语。

毛姆译者陈以侃直言,自己惧怕翻译腔。他不仅不读其他的中文译本,也不读任何翻译文学。他认为,英语带给英语读者的感受,翻译应该忠实地传递给中文读者,最终目的是最完美地呈现出原文的内涵。作为译者,他希望自己的中文表达尽可能优美,最向往《红楼梦》的语言境界。尽管在阅读翻译文学中,读者不可避免地受到翻译腔的影响,但译者应该在主观上追求原汁原味的汉语表达,保持自己对中文的敏锐。

| 共 2 页: 1 2 |

}

© 2019 八 阕 PopYard―a way to work and talk    广告联盟 | 隐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