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角新闻论坛争鸣视频在线生色画报纽约时间:Tue Jan 21 14:37:44 2020 我的关于  


广角新闻 —> 科 教
袁亚湘:让中国更多成果在国际上得到应有认可
信源:中国科学报|编辑:2019-10-18| 网址:http://www.popyard.org     抄送朋友打印保留

【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八阕】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八阕》观点。[服务使用须知]【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亲爱的八阕网友:在最近的一次系统升级过程中,新闻评论功能一度失效,我们现在就是特此告诉您,这些功能与服务已经全面恢复。借此机会,我们还想告诉您,八阕作为没有任何政治、宗教、资本集团背景的独立的信息集合与交流平台,为需要全视角多元素信息的各方精英所倚重,并成为精英们发表洞见,指点江山的重要阵地。我们期待您的声音,世界需要您的指引!—— 在每篇新闻的底部,都有一个红色的铅笔图标,伴着一行文字, “点击朱笔,直抒胸臆”,点击这个链接,系统就会为您展开一个供您落笔著述的编辑界面,这是一个无限的舞台,你可以在此验证或展现您的神奇——我们称之为“影响力”。

广告资讯

事实证明,基础研究实力的强弱,往往决定了一个国家创新能力的高低。但其具有长期性、复杂性、不可预见性等特点,有时十年、百年甚至更久才可能“有用”。比如:1979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数学家阿兰·柯马克创建的数学理论,10年以后在医学领域掀起了一场革命;日本如今的制造业强国地位得益于数十年对基础研究的重视,从其21世纪以来共斩获19个诺贝尔奖得以窥见。

袁亚湘指出,明天的技术源于今天的科学,而当前我国整体环境有些急功近利。“如果只注重技术本身,甚至为了尽快得到‘有用’的技术直接‘抄’国外,也许我们能解决当下的‘卡脖子’问题,但 20年后,仍会被新问题卡住脖子。”

在他看来,对数学、物理等纯基础研究需“特别施策”,原因在于它们有自身的特殊性,往往不适合组织大团队、不宜写出明确的研究目标和技术路线,通常很难得到大项目的支持。而在项目管理上,科技政策、评价考核等套用搞工程的方式,科研人员常因填各种表格而被占用了大量的时间。

“应让科学家有三分之二的时间用来好好做研究。诺贝尔奖得主都不是被考核、被评估出来的,要相信我们的科学家,成果水到渠成就有了。政策制定者应有耐心,沉得住气,并在体制机制上有所改变。”袁亚湘说。

基础研究科学家需要“养”

前不久,网络上有人“质疑”:纯数学研究不需要仪器设备,为何需要那么多经费?

“纯数学研究的确不需要买设备,但数学科学工作者也需要养家糊口,在当前体制下,科研人员个人待遇是与课题经费挂钩的。另外,纯数学研究更多的是学术交流,尤其需要与国际上最顶尖的大脑进行思想碰撞,这是纯数学在经费使用上与其他学科不同的地方。”袁亚湘坦承,奉献精神需要倡导,但每一代人所处的时代环境不一样,如果大家都认为学数学收入少,做工程技术收入多,又如何说服更多人从事数学事业呢?

“最主要的不是经费多少问题,而是花钱的方式,目前条条框框太多。”他指出,经费问题应实事求是,让所在领域的科学家评判需要多少、该怎么花,给科学家一个宽松的环境、体面的生活。“数学家需要‘养’,包括他们在内的基础研究科学家是国家的战略储备资源。如果一个国家没有纯粹的基础研究科学家,是没有前途的。”

近年来,袁亚湘在不同场合奔走呼吁“加强基础研究的支持”、对现存问题大胆发声,也承担着越来越多的社会职务,这与他热心、“乐天派”的性格与雷厉风行、高效的做事方法分不开。

履新国际工业与应用数学联合会主席的袁亚湘将会更加繁忙。他需要为推动各个国家,尤其是第三世界工业与应用数学的发展而尽心竭力,除了日常管理工作,更要为四年以后在日本举行的国际工业与应用数学大会做好充分准备。

“能为学科发展做一些事情,很有成就感。”袁亚湘说,中国科学家在国际上担任重要职务已成趋势,这也要求更多的科研人员做好准备,积极参与国际学术组织的活动,在国际上取得更多话语权,“只有这样,我国学者的成果才会得到更公平公正地对待,得到应有的认可。”

| 共 2 页: 1 2 |


}

© 2020 八 阕 PopYard―a way to work and talk    广告联盟 | 隐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