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角新闻论坛争鸣视频在线生色画报纽约时间:Sat Dec 14 10:47:09 2019 我的关于  


广角新闻 —> 观 点
我认为的中国和美国西方的本质不同
信源:远方的孤独博客|编辑:2019-11-19| 网址:http://www.popyard.org     抄送朋友打印保留

【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八阕】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八阕》观点。[服务使用须知]【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广告资讯

在过去的几十年,世界上,我去过的那么多国家,中国国内,一直有很多人问我美国西方和中国本质上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关于这个问题,我想太多的从中国出来移民美国或者西方国家,包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家的华人有着太多不同的答案。首先我想申明我无意支持或者否定别人的那些答案,我想,我能够从中国出来,在美国读书,工作,然后决定移民美国,我个人甚至决定去中国化,对我个人来说,这个过程是我个人的人生选择,我感到我个人对美国西方跟中国的本质能够感悟出的不同,是我个人最大的财富和精神上的享受。这种享受常常来自于我自己的感叹:我是个幸运的人,还能选择过这样的生活,完成我希望的我的人生进程。我想写这篇,作为分享,也许有网友跟我是类似的,也许有一,两个网友跟我是非常相似的,那样,就是锦上添花了。

很小的时候,在中国,父母对做人的严格要求和国家政治制度在人的社会生活中的展现,让我很早就感受秩序order是最重要的。幸福和愉悦的感受来自于order下的人际关系和活动。我是六十后,中国的文化大革命的高峰和林彪事件,发生在我上小学之前,但是到如今我还是记得我崇拜喜欢的小学一年级女老师被斗,被画成蛇贴在墙上羞辱的情景。虽然我记得那时那样的order,我不能感到愉悦,但是我记得那时还是跟着大家一起,接受学校的安排,不久后对新来的老师也开始喜欢了。我想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发现了自己的反叛,order并不能自动给我带来幸福和愉悦的感受,我自己有着某种自己的触动的东西,后来我把这些我自己有触动的东西叫做我个人的价值value。一直到我来美国之前,简单的说,我个人的价值value跟我所处在的环境的秩序order是不匹配,甚至是矛盾重重的。我的选择是出国,我不会轻易改变我的价值value,也不可能改变那个秩序order,解决办法就是断开这两者间的联系,寻找一种新的平衡和匹配。

好,现在我来回答我认为的中国和美国西方本质的不同,当然是对我个人来说的本质不同。在美国的几十年,我深深感到,我自己的价值value是自由的空间,任我自己演变,而美国这个国家和社会,虽然是有秩序和order,但是我的个人价值value从来不需被美国这个国家和社会的秩序order绑架束缚,东南西北,上中下左右,我可以选择。我拿什么来选择呢?读书,学习,获得专业知识,工作获得专业技能和经验,跟各种文化背景,不同政治观点的人交往,这些使得我形成自己的系统,然后我按照自己的系统而生活着。我所有的文章,观点,风格,习惯都是我自己个人系统的产物,我经常跟朋友和家人说:the world according to me。也许简单来说,这就是自由的含义,但是我不能这样的简单化,因为有很多人对自由的理解和推导会得出,我这样的,如果没有党的领导和教育,肯定会是个罪犯,或者是个自私自利的人,事实是,我认为我完全称得上,各方面,我是个很不错的人,这个不用多说。只是,我想问一下:那些强烈感到需要党的领导和教育,需要5000年辉煌在脑子里的人,是不是本能的害怕,没有了党的教育领导和5000年的辉煌,自己就不知道怎么使用自由了?就会是罪犯或者自私自利的人了呢?这个现象,我从目前在美国定居的很多华人那里经常观察到,这个万维网恐怕也不少。

| 共 3 页: 1 2 3 |

正在热议,点这儿围观 [已有跟帖 6 篇]

© 2019 八 阕 PopYard―a way to work and talk    广告联盟 | 隐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