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角新闻论坛争鸣视频在线生色画报纽约时间:Sat Dec 14 04:58:43 2019 我的关于  


广角新闻 —> 观 点
有关陆港冲突的一封信
信源:中国禁闻网|编辑:2019-11-19| 网址:http://www.popyard.org     抄送朋友打印保留

【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八阕】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八阕》观点。[服务使用须知]【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广告资讯

徐轶青老师您好,

您在几天前FB上贴过一则指责HK针对说普通话者暴力地帖子,对香港人颇多抨击指责。加上过去几天事件的演变,理工大学的人道主义灾难,让我觉得不吐不快。

你也许知道,九月份林郑政府撤回了最初引发事件的导火索,《逃犯条例》修例案。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早一些撤回?在六月、五月撤回?既然如此,为什么一开始选择提出?我猜你也会认同,如果春季这部修例草案未被提出,社会并无撕裂的机会;如果夏季这部草案在遭遇反对的起初就被收回,社会也不会撕裂到如此严重的地步。既然可以收回,为什么没有早些收回?在北京政府、香港政府为了自己的颜面硬挺着不撤回,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强硬时刻,就已经将人民福祉、社会团结抛诸脑后了。社会情绪撕裂的总账,要算到习近平和林郑的头上。

社会上情绪积累到一定程度,演化出城市街头暴动的时刻,必然有无法控制的族群对立和仇恨;难道你能指望抗争了五个月的街垒中,依然保有知识分子在空调房里的温和理性吗?确实,族群对立、仇恨暴力,是丑恶的,这我同意。但仅仅批判表征,放弃追究病灶,这是社会科学家应该有的态度吗?况且,在强者和弱者之间,做一种假意的客观中立,诚实吗?如果在南京大屠杀期间,南京市民不分青红皂白地杀害了一些不参与战事的日本侨民,我们当然要哀悼侨民,但我们有理由苛责南京人吗?正如你可能也了解的,美国历史上白人有暴力的三K党,黑人也在二十世纪中叶曾经组织过黑豹党。难道你只看得见黑豹党的暴力,看不见三K党的暴力?两者的暴力,可否一视同仁,等量齐观?这种话,我说不出,我也希望有良知的白人、日本人、内地人,即使被殴打了,也不改自己对自己原罪的忏悔和认知。甚至更勇敢地,承认自己地错误,加入弱者的反抗。

人生而有原罪。具体到某一个群体,还要背负整个群体的原罪----如果你也想继承这个群体的荣耀,就必须一并继承这些遗产。正如德国人对犹太人有原罪,日本人对南京市民有原罪,北美白人对印第安人有原罪一样,你必须知道,在2019年的当下,来自中国的,特别是心底里还拥护接受北京政府的中国人,对香港有一份原罪:一份打造出供奉出高效国家机器的原罪,一份在七十年中容让怯懦豢养出暴政性格的原罪,一份在六四及其后沉默暧昧换取苟且偷生的原罪,一份接受了香港多年慈善捐款投资援助而不知感恩的原罪,一份违背了一国两制承诺而不知悔改的原罪。不要认为普通人没有原罪,难道每一个美国白人不曾得益于殖民占领来的土地?难道每一个中国人不曾在六四镇压、多年维稳换来的高压和平、在无视底层呻吟中赚得滴血的黄金吗?特别是那些能到香港生活、能开着跑车在波士顿和悉尼街头抗议的内地人,他们不正是暴政的最大受益人吗?

| 共 2 页: 1 2 |

正在热议,点这儿围观 [已有跟帖 5 篇]
}

© 2019 八 阕 PopYard―a way to work and talk    广告联盟 | 隐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