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角新闻论坛争鸣视频在线生色画报纽约时间:Tue Feb 25 17:53:18 2020 我的关于  


广角新闻 —> 科 教
在斩首和化蛹为蝶中被移植的记忆
信源:澎湃新闻|编辑:2020-02-14| 网址:http://www.popyard.org     抄送朋友打印保留

【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八阕】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八阕》观点。[服务使用须知]【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广告资讯

利维坦按:上世纪20年代美国心理学家卡尔·拉什利(Karl Lashley)针对大鼠的记忆实验表明,记忆并不是存储在大脑皮层的特定部位,而是分布于整个大脑中。这之后,神经外科医生怀尔德·彭菲尔德(Wilder Penfield)在对癫痫患者的手术中发现,颞叶对于记忆的存储至关重要。当给予一定的电刺激或者化学刺激时,两个神经细胞之间的突触传递会增强,有时甚至会出现新的突触。也许增强的突触或形成的新突触,可能就是保存了新记忆。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如果一条无头蠕虫可以重生记忆,那么记忆是储存在何处?如果记忆可以再生,你会转移记忆吗?© Rattiya Thongdumhyu / Shutterstock

当然,如果真像本文中格兰兹曼假设的那样,神经突触的细胞核或许将成为超人类主义者以及科幻作家的大爱:毕竟,即便未来实现了肉身复制,可之前称为“我”的人格主体/长期记忆怎么移植到新的肉身上,仍是一个很大的谜团。

有关记忆的研究一直是前沿科学课题中令人陌生的偏远分支。

上世纪50年代,密歇根大学一位不知名的心理学教授凭借着一系列在一种名叫涡虫(planaria)的淡水扁形虫身上所作的实验占据了新闻头条,并最终名声大振,他名叫詹姆斯·麦康奈尔(James McConnell)。

| 共 7 页: 1 2 3 4 5 6 7 |


}

© 2020 八 阕 PopYard―a way to work and talk    广告联盟 | 隐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