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角新闻论坛争鸣视频在线生色画报纽约时间:Fri Oct 30 15:00:05 2020 我的关于  


广角新闻 —> 生 活
疫情下超500万北漂们的逃跑计划,城中村已空
信源:Tech星球公众号|编辑:2020-06-02| 网址:https://www.popyard.org     抄送朋友打印保留

【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八阕】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八阕》观点。[服务使用须知]【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广告资讯

文静所在的影视行业更是离谱,“片子只有一张海报,一堆人就要投资,最夸张的时候,一个礼拜就搞定了”。行业上行,文静跟着消费升级,包包逐渐从小众奢侈品到Gucci、LV,“但也只有几个”。如果没有疫情,她甚至打算今年给自己买辆车,“总不能坐地铁出去跟人谈项目吧”。

一个月收入过万后,阿坤去三里屯花了五六千买了一件他最心爱的球衣,“连眼睛都没眨”。

看似优雅舒适的生活,并不能抵得过漂泊的无力感。

去年国庆节,徐雯雯的父亲经历了一场11个小时的手术。而她却要在外面一边忍耐着担心,一边沟通工作,父亲手术结束后,第二天,她便需要熬夜2天内写出来一个季的剧本,而这个工作量平时需要一个礼拜,她根本没有时间照顾父亲。

作为国内TOP级互联网公司某项目的负责人,甘露把互联网吃得通透。但在疫情期间,自己的父母从老家回到工作地,却因为不知道如何办理隔离手续,差点儿露宿街头,“我就觉得我知道这么多,但帮不到我父母”。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漂泊的无力感更多的来源于房子。“北漂”们永远会回到现实,他们清楚地知道:站稳脚跟,比生活得舒适优雅更加重要。

吴刚曾想过买一套房子,在北京最辉煌的时候是2017年,一年税后收入近百万。那一年,他想着把家里的房子卖掉,第二年在北京买房。但是,到了2018年下半年,互金行业到达冰点,吴刚的收入断崖式下跌,一年下来,收入也就二三十万。吴刚知道,买房几乎是不可能的。

阿坤也不想再跟自己较真了。来北京的第十个年头,他很少再提及自己千万富翁的理想。“慢慢你也就想通了,你知道那个不现实。”2014年和2015年,他在老家武汉买了两套房子,“把他们一卖也可以付个首付,但是月供就得1万多,我觉得不值得”。

他第一次意识到,原来不仅秋刀鱼、肉罐头、保鲜纸会过期,就连梦想也会过期。他最新的目标是,每天健身,瘦到160斤。

「回不去的才是天堂」

一旦“北漂”们意识到,梦想实现的概率越来越低,离开的种子便在心里种上了,疫情更是加速了种子的生根发芽。

从晚上十一点到凌晨四点,在对比了多项指标后,写满了好几页纸后,文静也终于得出的结果是:重庆的得分比北京的高。

这让她突然变得踏实了很多。文静开始将回重庆的计划提上日程,在下个季度缴纳房租前的最后一天,她决定彻底告别这座城市。她心里越发明白一个道理,“不是舍不得离开北京,是舍不得放弃自己的梦想”。

她开始不再幻想电影开头制片人那一列出现自己的名字,而是有了一个更加实际的目标:去自己前辈的公司里做电商运营。

摄影师苏志和妻子的撤离显得更为仓促。

4月底,夫妻二人刚刚从武汉回京。即便已经复工了,但妻子的公司实行减薪制度,只发60%的工资,扣完社保和公积金,只够缴纳房租。苏志所在的影视行业,在经过了去年的寒冬之后,今年更是雪上加霜,整个行业没有需求,基本上大部分摄影师都没有工作,“我就知道我们在北京应该待不下去了”。

夫妻二人决定在6月前退掉北京的房子,回武汉创业,“帮别人拍拍婚纱照,拍拍毕业照之类的”。

但不是所有人都像苏志这么干脆。

5月初,30岁的吴刚开着一辆空车回了河南,他虽然提了离职,但是行李全部在北京,房子也没有退,即便,工资已经断崖式下跌,但他依然纠结,“就是舍不得,毕竟是奋斗过的地方”。而河南也同样让他放不下,两个月前,他刚刚“升级”为新手奶爸,在北京奋斗,意味着缺席孩子的大部分成长。

徐雯雯还在等着梦想实现的那一刻。实现的前提是,演员确定档期,并且整个拍摄过程,她都不能离开,而疫情将这个时间无限拖延。

“那如果演员一直不能确定档期呢?”徐雯雯在心里问自己。她心里清楚,这个城市无时无刻不在剧烈变化。就像某一天早上,她准备起床去楼下心爱的菜市场买个烧饼吃,却发现菜市场一夜间之间被拆除了。“来得快,去得也快。”她在心里嘟囔。

“那就直接放弃吧。”她给出了答案。

这个决定意味着在北京3年,徐雯雯将一无所有。这个时候,她又会怀疑自己,“这三年忙忙碌碌,但最后到底为了什么呢?”

这个问题,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答案。疫情留给每个人大段大段的空白时间,它让每一个北漂们开始思考:我的未来到底在哪里?我的核心竞争力到底在哪里?什么才是我最关心的人?

想明白这个问题,一切就变得简单了。

4月29日23点59分,甘露和朋友围坐在桌子前。几个女孩子从23点59分五十秒开始倒数:10、9、8......她用这样的方式告别了北京,回到西安,陪伴父母。

阿坤自从去年12月回湖北老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不仅仅是疫情阻断了他回京的路,更重要的是,他意识到“北漂”10年,他一直在帮别人安家,而自己却无法在此安家。

10年漂泊,终究还是回到了故乡。但北京依然在他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你已经完全听不出来他是武汉人,他说话的时候带有明显的儿化音,偶尔还会吞字,比如西红柿炒鸡蛋,他会读成“ xiong shi 炒鸡蛋”。

在确定离开之后,文静偶然听到了腾格尔的《天堂》,那是她第一次深刻理解这首歌的含义,“回不去的才叫天堂”。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那留不住的呢?大概就是青春和梦想。

每个人都有年少轻狂的时候。就在几天前,文静的师妹斩钉截铁地告诉她,哪怕这辈子不结婚,不生孩子,我死都要死在北京。而像文静、阿坤、苏志、吴刚这样奔三的人似乎已经被现实磨平了梦想,你必须承认自己的平庸,然后笑着向前。

每天都有无数的人涌入这个飞快旋转的城市——带着他们的宏伟蓝图,或者肥皂泡般的梦想;每天,也有无数的人离开这个生硬冷漠的,由摩天大楼组成的森林——留下他们的眼泪。

这依然是一座有活力的城市。这里,有希望也有失望,有欢笑也有泪水,而这才是城市,是城市日复一日的故事。

| 共 3 页: 1 2 3 |


}

© 2020 八 阕 PopYard―a way to work and talk    广告联盟 | 隐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