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角新闻论坛争鸣视频在线生色画报纽约时间:Wed Jul 8 01:25:19 2020 我的关于  


广角新闻 —> 其 它
乡村高考残酷往事:多少孩子死了疯了
信源:卖杏花公众号|编辑:2020-06-29| 网址:http://www.popyard.org     抄送朋友打印保留

【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八阕】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八阕》观点。[服务使用须知]【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广告资讯

2000年8月中旬,离我们村十来里地,有个跟我同届毕业的女生疯了。她高考发挥失常,一直挨着父母的骂。这天早晨,她拎着一壶开水倒进脸盆,一把一把掬起那水洗脸。

被人们拉离后,她喊着,“我要洗脸,水不烫。我要洗脸,水不烫……”

她在县城重点高中读书,被家里寄予了改换门庭的重任。可是,她失败了。

她的故事只流传了一个月不到。20年过去了,我没有再听说她的任何消息。

在她疯掉4个月前,我一个初中同学,在县城一高读书,因为违反纪律被班主任开除。马上就要高考,母亲舍不得,据说向班主任下跪求情。还是不行。

几天后,人们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建筑工地里,找到了他的尸体,旁边放着一个敌敌畏的空瓶。

他算是我十几年求学生涯中,遇到的最聪明的同学,一手漂亮的行楷,颇似赵孟頫。我和他都复读了一个初三,又都失败,再次考入本县排行第五的高中。

那是1997年秋天,他家凑了三千多块借读费,送他进入县城重点。我家没钱,我只好满腔自责和屈辱,灰溜溜地去邻镇报到。

听到他死讯时,我刚参加完高考体育测试,正在邓州市新华路原四高中的校门等待返校的中巴车。

回到高中的第二天晚上,几个跟他初中同学的朋友凑在一起,想为他维权。我读文科班,平常又喜欢写点东西,就被推举为执笔人,负责写一封信投给《大河报》,诉说这位同学被班主任逼死的委屈。

20年过去了,我至今没写这封信。我曾对不起的人很多,这位姓宋的兄弟算得上一位。在一些疲累焦灼的时刻,我也会想起他。他更像是去远游了,或许会在哪个午夜来访,对床夜雨,或许也是一个极佳的写作素材。

他是死去的我,我是活着的他。

| 共 5 页: 1 2 3 4 5 |


}

© 2020 八 阕 PopYard―a way to work and talk    广告联盟 | 隐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