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角新闻论坛争鸣视频在线生色画报纽约时间:Tue Sep 29 16:37:57 2020 我的关于  


广角新闻 —> 文 史
孙一洲评《伽达默尔传》︱“我们穷得像教堂的老鼠”
信源:澎湃新闻|编辑:2020-07-04| 网址:https://www.popyard.org     抄送朋友打印保留

【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八阕】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八阕》观点。[服务使用须知]【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广告资讯

在所有相遇中,海德格尔无疑是最特殊的一个。在马堡任职的海德格尔虽然著述有限,却已经是哲学界有口皆碑的“隐形国王”。他的现象学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初期对读者而言还很神秘,可他以亚里士多德来重构哲学的规划已是彰明较著。伽达默尔和卡尔·洛维特(Karl Löwith)、克吕格(Gerhard Krüger)都是海德格尔最早的一批学生,终生都受惠于海德格尔的提拔和启发。

教职的抢凳子游戏

不过,海德格尔很长一段时间内对伽达默尔的抱残守缺并不满意,直截了当地评价“你正处于自我欺骗之中”。伽达默尔被这一评价所打击,转而试图以古典语文学考试为突破口取得授课资格。根据洛维特的回忆,这一时间段的海德格尔与女学生阿伦特暧昧不清,与男学生都有所疏远。女性获准进入男权高等教育后,师生恋这一副产品似乎也成了某种准大学传统,不以海德格尔为始,也不以伽达默尔五十岁时再婚为终。

伽达默尔的教职资格之路又体现了传统大学的人情味,或曰私相授受。1927年7月,伽达默尔在古典语文学考试前两周发现自己遗忘了考古这门科目,只能和老师们商议在考试后弥补。他得到了考官们的谅解,在考试中,考官们心照不宣地没有就此提问。伽达默尔倒是很好地遵守了君子协定,在接下来两年补修了考古学。推免生和招考生要付出的努力,终归是有所不同。海德格尔督促他在自己前往弗莱堡接替胡塞尔之前交稿,让一般耗时数年的教职论文在短短几个月内得以放行。

即使长年没有什么出版物,伽达默尔仍在之后几十年的许多教职空缺中被提名,这很大程度上受益于他扎实的语文学基础。大多数语言学家只具有基础的哲学知识,而哲学家往往又缺乏语文学基础。学界将他视作为数不多受到良好希腊哲学训练的哲学家之一,自有其根据。德国的人文学科虽然名目繁多,但区隔并不明显,尤其核心文本有很大重叠。不过如今这种跨学科迷思已经被理论的饥渴推至拉郎配的程度,产生了一些酷似蒙古海军的学术卖点。

“我始终有一种该死的感觉,海德格尔在我的背后看着我。”并不以原创性见长的伽达默尔长期活在海德格尔的阴影下,作为大学的私人讲师(Privatdozent/in),他并没有固定收入,还必须坚持授课以维系教学资格,而他的课程也不如洛维特等同侪受学生欢迎。当海德格尔对垒新康德主义的达沃斯之辩于1929年发生时,他们这些亲炙弟子却因付不起川资而无缘旁观,“我们穷得像教堂的老鼠”。伽达默尔的学术生涯逐渐顺遂起来,另有一个客观条件。

| 共 5 页: 1 2 3 4 5 |


}

© 2020 八 阕 PopYard―a way to work and talk    广告联盟 | 隐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