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角新闻论坛争鸣视频在线生色画报纽约时间:Tue Sep 29 16:39:19 2020 我的关于  


广角新闻 —> 文 史
孙一洲评《伽达默尔传》︱“我们穷得像教堂的老鼠”
信源:澎湃新闻|编辑:2020-07-04| 网址:https://www.popyard.org     抄送朋友打印保留

【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八阕】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八阕》观点。[服务使用须知]【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广告资讯

1933年希特勒上台后,纳粹的排犹政策开始温水煮青蛙。老师海德格尔1933年的校长就职演说《德国大学的自我宣言》露骨地倒向希特勒,又出卖了包括胡塞尔在内的不止一位师友,最终欲当国师而不得。其时正在德国访学的雷蒙·阿隆就认为,反犹主义只是经济危机时期纳粹宣传的口号。直到1938年,希特勒本人还因水晶之夜的恶劣影响而假模假式地谴责过冲锋队。用阿伦特的话说,当一切发生时,所有人都在酣睡。

犹太人也在酣睡,大部分被“无限期停职”的犹太学者都在观望事态,像霍克海默那样立刻转移阵地的学者并不多。洛维特就向伽达默尔透露,其父其实是祖母和一位大公爵的私生子,自己只算是“半犹太人”,也许可以留在德国。伽达默尔是否真的相信了洛维特为祖父扣上的这顶绿帽子我们不得而知,但无论如何还是劝欲做日耳曼人而不得的洛维特逃离。在德国知识界独占鳌头的犹太知识分子被体制逐渐边缘化,为僧多粥少的学术界腾出了位置。

当时大学教授必须在形式上得到元首的任命,伽达默尔为了修补“组织纪律淡薄”,成了唯一自愿前往纳粹政治改造营的教师,以至于美国的思想史学者理查德·沃林(Richard Wolin)斥责这本传记是在为伽达默尔洗地。伽达默尔确实是排犹政策的被动受益者。他既非纳粹党员,也没有像海德格尔一样和犹太师友割席断义,更拒绝了洛维特主动提出的不做其女教父的提议。他只是采取了众多“温和德国人”明哲保身的姿态,最终于1939年越过另两位资历更深的纳粹积极分子取得了莱比锡大学的教授职位,又在战后不久被推举为校长。对比海德格尔露骨站队后卸任校长去讲艺术的下场,鼓噪作势的排头兵终归很难吃到好果子。

在纳粹治下勉力维系的相对学术自由,直到战后才被苏联人的进驻打破。相对纳粹德国对知识分子的放任自流,苏联驻军奉行积极干预的政策,一下子就裁撤了一批“有资产阶级嫌疑”的医生,并反对入学考试这一“贵族陋习”,主张引入与社会比例相同的工人。一位名为普拉齐奇(Plätzsch)的学生闻讯后在学生大会上语出惊人,说倘若如此,大学中白痴的比例也应该和社会持平。时任校长的伽达默尔对此事做了冷处理。他算不上马克思主义专家,但他精通哲学史与黑格尔,具有一定程度的与苏联周旋的知识和圆融。

东德大学面对苏联以“去纳粹化”为名而实施的干预政策缺乏抵抗力,纳粹治下的往事更证明了学者容易被收买。伽达默尔题为《科学的原初特征》的校长就职演说,就在这样的狭窄空间里闪转腾挪。在二十个月的校长任期内,为弥补多位学者跳槽去西德的空白,他引入了多名马克思主义教授,包括阿图尔·鲍姆加通(Arthur Baumgarten)、瓦尔特·马尔科夫(Walter Markov),并与后来接替他教席的乌托邦哲学家恩斯特·布洛赫(Ernst Bloch)初步接洽。在挽留、邀请同事的任期结束后,伽达默尔自己也收拾起细软,举家迁往西德。

| 共 5 页: 1 2 3 4 5 |


}

© 2020 八 阕 PopYard―a way to work and talk    广告联盟 | 隐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