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角新闻论坛争鸣视频在线生色画报纽约时间:Fri Aug 14 09:44:03 2020 我的关于  


广角新闻 —> 文 史
驱蚊的蒲扇怎么要了三条人命?
信源:澎湃新闻|编辑:2020-07-04| 网址:https://www.popyard.org     抄送朋友打印保留

【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八阕】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八阕》观点。[服务使用须知]【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广告资讯


上一期“叙诡笔记”,笔者提到了“营营止于棘,或赤而或黑,皓皓染成污,奸魂并佞魄”的苍蝇,但是一提起夏天滋扰众生、令人厌恶的飞虫,还有一物往往与苍蝇并肩出现,那就是“咂肤拂不去,绕耳薨薨声,如有肤受谮,久则疮痏成”的蚊子。

虽然苍蝇跟蚊子一样,都有传播疾病的劣迹,但是一来苍蝇好打,二来不直接侵袭人体,所以大家对它们的整体情绪是“讨厌”。蚊子则不然,不仅直接吸血,留下疮疱,造成搔抓难抑的奇痒,而且极难扑打,所以人们对其的整体情绪是“痛恨”。这一点,在古代笔记里也是体现得鲜明而又鲜明。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一、乡间曾见“蚊子树”

“天下有蚊子,候夜噆人肤。平望有蚊子,白昼来相屠。不避风与雨,群飞出菰蒲。扰扰蔽天黑,雷然随舳舻。利嘴入人肉,微形红且濡。振蓬亦不惧,至死贪膏腴。舟人敢停棹,陆者亦疾趋。南北百馀里,畏之如虎䝙……”

唐代诗人吴融的这首诗,生动地写出了蚊子的作恶与可恶,无论白天夜里、阴晴风雨、陆地水泊、南北东西,都有它们的踪迹,只要有机会就叮人吸血。

古代植被丰厚、水网密集,特别适合蚊子孳生,所以在古代笔记中经常可以见到近乎“恐怖”的相关记录:明谢肇淛所著笔记《五杂俎》记载:“蚊盖水虫所化,故近水处皆多。自吴越至金陵、淮安一带,无不受其毒者,而吴兴、高邮、白门尤甚。盖受百方之水,汊港无数故也。”在谢肇淛看来:“京师多蝇,齐、晋多蝎,三吴多蚊。”

| 共 5 页: 1 2 3 4 5 |


}

© 2020 八 阕 PopYard―a way to work and talk    广告联盟 | 隐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