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角新闻论坛争鸣视频在线生色画报纽约时间:Tue Sep 29 19:13:43 2020 我的关于  


广角新闻 —> 生 活
在印度“离开”微信的日子:找VPN,用回邮件
信源:志象网|编辑:2020-08-07| 网址:https://www.popyard.org     抄送朋友打印保留

【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八阕】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八阕》观点。[服务使用须知]【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广告资讯

徐亮在班加罗尔做电商,这半年,印度的日子不平静。疫情后经历惨淡的销售、封禁中国应用,但过去三天,他几乎无眠。微信无法正常使用,他好像切断了自己的社交关系和商业往来。

从7月25日开始,他的微信虽然能登录和接收消息,却无法发出回复,感觉像“被捂住了嘴”。无论是生意还是生活,微信都是他最依赖沟通工具。这三天,他既焦虑又心累,就像生病了一样。

6月29日,印度政府宣布禁止59款应用,包括微信在内的许多App都从应用商店下架,但已下载的App还能使用。而从7月25日开始,许多印度用户的微信被登出,无法使用。

微信在印度的用户基数并不大,但使用者多少和中国有关联,而且大部分都是生意人。经常往返义乌和孟买的印度贸易商Kumar表示,他有大概50个客户都因此和中国供应商“失联”。在中印冲突的当下,有的人已经在犹豫,是不是要放弃义乌,去其它国家找货源。

另一部分被微信影响的是学生,尤其是研究中国相关话题或在学习中文的学生,微信是他们最常用和便捷的信息平台和沟通工具,如今被切断了。

偶尔能发出一条微信,便让不少人惊喜莫名。

7月28日起,一部分印度用户发现,此前停用的微信服务已经恢复,印度人仍反馈微信无法登录。不过,能否正常使用,和使用VPN也没有必然联系。有印度用户发现,不需要开VPN就能使用微信,但另一些人,则是开着VPN也无法登录微信。

微信的“健康状况”,在印度成了个谜。

寄托VPN

尼赫鲁大学的中国研究博士生Rahul发现,7月25日开始,他的微信被登出,无法使用了。微信是他和中国朋友保持联系的唯一渠道,并且也是他学习中文、了解中国的工具。突然无法登录,他感到一头雾水,不理解为什么出现这样的情况。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Rahul的推特

除了和中文语伴联系,Rahul也通过微信看中国新闻。断联后,他尝试给一位中文老师发WhatsApp消息,但没有收到回复,他估计对方没有VPN。

Rahul自己之前从未使用VPN,在推特网友介绍后,尝试VPN,依然没能登上微信。目前,他只期盼不要和中国发生的事情断了联系,接受采访时,Rahul还问起笔者,有哪些看中国新闻的渠道。

相较于Rahul,损失更大的是从事中印跨境贸易的印度人。Vivek就是其中一员,他告诉志象网,微信是他能即时联络中国供应商和经销商的最快方式。微信帐号被登出之后,换VPN也无济于事,他只好改用邮件联系供应商,但这样的体验在他看来,就像退回了十年前的邮件通信时代。

效率降低是损失之一,但还有少部分联系人只在微信里,已经无法联络。还好,他最近在沟通的中国供应商,都有其它联络方式。新冠疫情之下,贸易的节奏并不快,Vivek暂时接受了现状。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Vivek说道:”微信曾是唯一快速的、和中国人交谈的方式”/Twitter

志象网也联络上义乌印度商会会长Vicky。Vicky从2004年起就来到义乌,到2015年,组建起义乌印度商会,他自己也在义乌投资了餐馆,因为疫情,目前困在了印度。他告诉志象网,2019年时,在义乌的印度生意人有三千多人,但今年,大部分人都无法过去。

幸好,Vicky的微信是用中国手机号注册的,目前仍能正常使用,和中国这边的沟通没有受到影响。他告诉志象网,更受冲击的是一些贸易商的印度客户,他们基本只待在印度,和中国供应商通过微信沟通,目前沟通被阻断。

Kumar是一位贸易商。过去几年,他都是义乌的常客,上一次拜访就在2019年底。他告诉志象网,疫情封锁期间,他有约50位印度客户都用微信和中国供应商保持着联系,直到最近微信被停用。过去几天,他也尝试让供应商和客户把沟通转到其它渠道,但其它选项都不如微信及时和方便。

“有的供应商不会讲英语,用微信可以翻译消息,但用邮件或者其它方式就很不方便。”Kumar说道,“若微信封禁情况持续下去,我们恐怕不得不放弃中国市场,去别的地方找新的供应商。”

“像被人捂住了嘴巴”

对印度商人来说,微信停用造成不便,但因为这是印度政府的决定,他们也只能无奈妥协,一边观望,一便找其他途径。

但在印度从事跨境贸易的徐亮就因被误伤感到十分委屈,因为曾绑定印度手机号,并且长期在印度住,他的微信缺失了大半功能。

“我的微信,现在能用的功能只有三个:语音电话、视频电话、转账红包。”能收到消息却无法回复,这种无奈,让徐亮感到,自己像被人捂住了嘴巴,能听到看到,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徐亮在班加罗尔开设一家贸易公司,从国内工厂订货,卖到印度。因为来印度时间早,他最初是用印度手机号注册的微信。

| 共 2 页: 1 2 |


}

© 2020 八 阕 PopYard―a way to work and talk    广告联盟 | 隐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