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角新闻论坛争鸣视频在线生色画报纽约时间:Fri Dec 4 15:49:22 2020 我的关于  


广角新闻 —> 文 史
78岁老人鸣冤54年:我就是不服,我没有强奸,没有猥亵
信源:在人间living|编辑:2020-10-17| 网址:https://www.popyard.org     抄送朋友打印保留

【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八阕】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八阕》观点。[服务使用须知]【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广告资讯

客厅里摆放着父亲和母亲的瓷片画,这是父母唯一的肖像。

他年长后回忆起来:似乎当时从没有人对父亲客客气气讲话;家人劳动赚得的公分没法领够口粮,而且可以被任何人差使做事。以至于与同学交往时,他总觉低人一等。他沉默寡言,好像没有什么热闹是属于他这样的身份。那时,年幼的汪康福甚至已经能够理解,这个每天言语至多不过三、五句话的三口之家正以怎样的心情小心生活。

小学四年级住校后,汪康福回家交流的时间就更少了,只依稀记得父亲对他说过一句“好好读书,男儿当自强”。

书,是让他唯一快乐的东西了。他喜欢读鲁迅,尤其是杂文,总觉得这种表达手法新奇极了。例如鲁迅写在《秋夜》开头的一句话:“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为什么不直接写有两棵树呢?他觉得有趣,常常在上课时偷偷摸摸在课桌的抽屉里翻开书读。

那时初中课程有文学汉语、生物、数学,其中生物又分成植物学、动物学,数学分成几何、代数,成绩计分效仿前苏联,满分5分,得3分视作及格。虽然自觉能考上高中,但无论参不参加考试,汪康福都没有资格升学,因为父亲的身份无法通过政审。于是,初中毕业后,他就回到村子里帮父母干农活。

1959年,汪康福17岁的一天,莲花县教育局向家里发了通知,分配他去县城的琴水小学教书。用现在的眼光来看,人民教师是崇高的职业,并且公办学校的事业编制让许多人向往。

但当时他却高兴不起来。从“家有三斗粮,不做孩子王”这句俗话中就不难看出,教书并不是什么好差事。他甚至觉得“汪康福”这个名字中的“福”字显得太过奢侈,在学校工作后,将它改作“夫”,因为健健康康就已经足够。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莲花县琴水小学是个“神奇”的地方,遍布阶级斗争中的“牛鬼蛇神”——汪康夫的许多同事家庭出身是富农、地主、资本家。在左倾浪潮逐渐形成之时,这些家庭出身不理想的教师们必须谨言慎行,唯恐工作方法问题会被认为是阶级立场问题,更不敢、不愿做出什么越过思想红线的行为。对于家庭出身是“伪官吏”的汪康夫来说,更是如此。

“现在似乎很难理解,过去我们这些人的出身就代表着曾经剥削过劳动人民,是有罪的。因此能得到一份教师的工作,我们谨慎而且朴素地心存感激。”琴水小学教师李春兰回忆。

即便是个不怎么理想的职业,教师好歹是一份工作。作为语文老师,汪康夫还是想认真完成它的,至少不能对不起孩子。更何况,他曾有过这样一句座右铭:“既然已有目标,就应该每一步都向着它。倘若是真有抱负,就不能虚度年华。”

他每天都会记下教学工作笔记,内容全是关于学生更愿意接受怎样的教学方式,细致到哪一句话应该怎样表达。他时常备课到深夜,给学生们准备各种各样的故事。很快,他的教学水平得到了学校和同事的认可。在李春兰和其他许多同事的眼中,他在教学上“无话可说”,认真负责、细致耐心。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年轻时的汪康夫。

除了担任学校高年级的语文老师外,他还身兼四年级一班班主任一职,经常领着班里的学生们去课外活动。当时的四年级一班是琴水小学成绩最优异的班级,流动红旗和奖状贴满了黑板。

| 共 9 页: 1 2 3 4 5 6 7 8 9 |


}

© 2020 八 阕 PopYard―a way to work and talk    广告联盟 | 隐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