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角新闻论坛争鸣视频在线生色画报纽约时间:Sat Dec 5 10:28:21 2020 我的关于  


广角新闻 —> 观 点
我也想加入川普律师团队
信源:无语博客|编辑:2020-11-21| 网址:https://www.popyard.org     抄送朋友打印保留

【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八阕】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八阕》观点。[服务使用须知]【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广告资讯


自从上周日川普团队的西尼鲍威尔大律师说:“本次大选作弊规模巨大,直通最高层,且CIA与FBI均涉案,川普被偷走的票数是以百万计,偷窃方式简单愚蠢如同复制粘贴。我从不说无法证明的话,美国人民本周将看到排山倒海般的铁证”。。。我就如盼星星盼月亮一样地等着看那“排山倒海的铁证”,我想,这大律师信誓旦旦说的话肯定比川粉们说的要靠谱,而且这是她在多米尼安的德国服务器被扣押后说的,想必这铁证肯定是铁硬如钢了。

眼看着到周末了,才终于在油管上等到了川普律师团队召开的新闻发布会。

从头看到尾后,我直后悔当初上学时怎么就没想到去学个法律文凭呢?特别是看到朱利安尼答记者问时说:目前川普的律师团队就他们三个,其他那些退出的律师都是因受到威胁和人身攻击。我真想说:我不怕白左的威胁,你们让我加入吧!

而且这份工作我肯定能胜任,不就是把前端时间已经在万维网上疯传了N遍的消息整理归类再找几个愿意写“宣誓书”的证人吗? 这种“排山倒海般的铁证”我还能把它们呈上法庭呢(因我不用担心被取消律师资格)。这钱也太容易赚了!据说川普的那个“保卫选举结果基金”可募集了不少钱。

看这“排山倒海般的铁证”抛出来后在华川粉聚集的万维连冬瓜掉水里的“咕咚”声都没有听到,我就知道这都是用来给红脖子们打鸡血的。因为这些“铁证”在英文媒体圈里可不象中文媒体圈里那样已经被疯传的都“审美疲劳”了,对那些不怎么用脸书和推特的红脖子,这些来自川普律师团队的“官方铁证”很可能是头一次听到,故还真可能是“排山倒海般”地令人惊悚和振奋。

最后说说我理解的美国的“宣誓书”(Affidavit),我不是学法律的,说错了希望懂的人来给指正一下。

1. 被签署的宣誓书如果不作为呈堂证据并由宣誓人在法庭上宣誓,那就和一张白纸没什么区别,比如像朱利安尼这样仅仅在记者会上晃一晃。这是为什么有记者一直追问朱利安尼“是否会把这些宣誓书作为呈堂证据在接下来的诉讼中使用”的原因,而朱利安尼却模棱两可地说什么不想连累宣誓人(举证人)。这种用来打鸡血的不能上庭的宣誓书和宣誓人,我去找上万个也是轻而易举的(只要有钱)。

2. 就算某些宣誓书和宣誓人真的上庭了,宣誓书里陈述的内容无法证明什么东西,也一样会被法官当废纸一样扔出来。比如,某人宣誓看见11月4日凌晨有大卡车拉来一车选票。比如,某人宣誓看见一摞全是投拜登的选票被多次送进计票机。比如,某人宣誓看见选务人员把一些选票销毁或仍垃圾箱了。再比如,某人宣誓说培训时曾被头儿告知不要去验证签名。 这些似是而非的宣誓内容我这个没学过法律的人听了都觉得很搞笑,真不知哪个律师还敢拿来呈堂。 法官会蠢到采信那些凭常识就能判别的东西吗? 比如,选务中心从11月3日开始就24小时工作了,凌晨拉来的选票就能证明作弊了吗?再比如,你拿一万元现金分三次送入点钞机计数结果会变成三万元吗?计票机是靠读取社安号来识别选票的,一个社安号的选票你送进去一百次也只会计数一次。再比如,把经过正常的流程被认定为假票或废票的那些“选票”按照州选举法的规定处理掉或仍垃圾箱,能说明什么呢?再有,如果领导打算要交给你的工作就是负责整理归类选票而不是验证签名,那领导培训你不要验证签名有什么问题呢?

3. 还有一类宣誓书也等同于废纸,即无法自我证明真实性的。比如某人宣誓说看见选务人员把一张投川普的选票销毁或篡改了,但没法自我证明“看见的”是事实,因为当时忘了用手机把这事录下来。。。这种宣誓书其实任何人都敢签名,因为没人能证明宣誓人撒谎了,这种有关公共事务的宣誓书,也没人能证明宣誓人具有恶意动机。

结论:上述那些似是而非的宣誓书只能拿来在记者会上给红脖子们打鸡血用。

正在热议,点这儿围观 [已有跟帖 3 篇]

}

© 2020 八 阕 PopYard―a way to work and talk    广告联盟 | 隐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