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角新闻论坛争鸣视频在线生色画报纽约时间:Sun May 16 09:10:16 2021 我的关于  


广角新闻 —> 娱 乐
记者探访庞麦郎家乡:不到十亩地是未来经济来源
信源:新京报|编辑:2021-04-07| 网址:https://www.popyard.org     抄送朋友打印保留

【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八阕】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八阕》观点。[服务使用须知]【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popyard.org

广告资讯

“我哥有些固执,他认定的事别人很难说动他”。庞麦郎表弟认为,外界对庞麦郎的很多看法都源于这种固执,而庞麦郎又不懂如何与外界相处,“他改名字、改年龄,没有什么背叛家乡的原因,就是听别人说明星都改名字、改年龄,他觉得自己也得改,因为这样才像明星,就这么简单”。表弟并不认可庞麦郎的这些做法,觉得不仅没有必要,还容易落下话柄,但庞麦郎那时觉得自己已经是娱乐圈的人了。

名气和财富的激增,让他膨胀了一段时间,很多不着边际的话多出自那时候,后来潮水退去,曾经的狂言如同皇帝的新衣,虽无奈,现实却不得不直视,那之后,庞麦郎比过去坦诚,尽管仍喜欢笨拙地掩饰窘境,但其中的虚荣更像挽尊。他的创作也在继续,只是听不出进步,也听不出没落,风格稳定。关于庞麦郎的诸多纪录片中,都能看到庞明涛现实中的局促,或许他曾要靠幻想支撑生活,直到被幻想吞没,彻底成为被拼凑的一个符号、一部行为艺术作品。去年,寸铁乐队专辑里的一首《请坚信他曾坚信的诗篇正在短波中消散》,写到复兴时代孤独的谋逆者,“请将那贻笑罪过以逐字吟咏,如对冰川投以游丝般倾诉,请铁打的问号来判决挺身而出,这条路是否终必穷途。”

当庞明涛与家乡、庞麦郎与外面的世界都不兼容后,他开始构建自己的精神王国,为城市更改名字,划分区域,并以此想象为现实的替代品,而这一切却因病情曝光成了笑话,表弟认为庞麦郎出院后,极可能不会原谅任何人。这也是他们一家人讨厌白晓的原因,换了别人家,白晓不敢这么做。“他欺负老人没有还手的能力”。现在庞家人比以前走得近,想更好地保护他,等待他回来。只不过,没有人清楚回来的会是庞麦郎,还是庞明涛,两个名字如同两种命运方向,一个指向村庄外的世界,一个指向南沙河村里。或许,疾病将是这两个名字最大的交集,无论他是庞明涛,还是庞麦郎,在疾病面前,都只是病人。

被他称作古拉格的南沙河村,正值景色宜人的季节,油菜花已经开了一片,昂扬的金黄色泼洒田野,镜头的另一面,现实种种让庞德怀疲于应对,春风毫无保留地吹动着他的苍老。

| 共 6 页: 1 2 3 4 5 6 |


}

© 2021 八 阕 PopYard―a way to work and talk    广告联盟 | 隐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