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角新闻论坛争鸣视频在线生色画报纽约时间:Thu Apr 2 19:14:06 2020 我的关于  


论坛争鸣 —> 九派神州
标 题:导演常凯一家四口病逝:父母是同济教授(组图)
发帖者:令狐 (时间:2020-02-17 17:58:46)

八阕 http://www.popyard.org
【八阕】

对于很多人来说,他们已经无法见到明天了,他们的人生终止于2020年的开年。

“我一生为子尽孝,为父尽责,为夫爱妻,为人尽诚!永别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这是湖北电影制片厂导演、影视部主任常凯生前留下的遗言。

常凯生前留下的遗言:除夕之夜,遵从政令,撤单豪华酒店年夜宴。自己勉为其难将就掌勺,双亲高堂及内人欢聚一堂,其乐融触。殊不知,噩梦降临,大年初一,老爷子发烧咳嗽,呼吸困难,送至多家医院就治,均告无床位接收,多方求助,也还是一床难求。失望之及,回家自救,床前尽孝,寥寥数日,回天乏术,老父含恨撒手人寰,多重打击之下,慈母身心疲惫,免疫力尽失,亦遭烈性感染,随老父而去。床前服侍双亲数日,无情冠状病毒也吞噬了爱妻和我的躯体。辗转诸家医院哀求哭拜,怎奈位卑言轻,床位难觅,直至病入膏肓,错失医治良机,奄奄气息之中,广告亲朋好友及远在英伦吾儿:我一生为子尽孝,为父尽责,为夫爱妻,为人尽诚!永别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对于因防疫而隔离在家的人们而言,常凯这个名字,再一次击中万众泪点的名字。

2月16日,#湖北电影制片厂常凯因新冠肺炎去世#的消息迅速登上微博热搜,备受网友关注。戳中大家泪点的:仅17天内,常凯家中父亲、母亲、常凯、常凯姐姐4人相继因新冠肺炎不幸离世。

2月16日下午,一份落款为湖北电影制片厂的“讣告”在网络上流传。讣告中提到,湖北电影制片厂“像音像”对外联络部主任常凯,因新冠肺炎医治无效,于2月14日4时51分,在武汉市黄陂区人民医院去世,享年55岁。

16日晚间,记者也从常凯生前的同事、朋友处了解到,生前乐观豁达的常凯,出生书香门第,父母都是同济医院的教授,原本身体很好,很绅士,有品味,万万想不到,一场大灾就这样降临在这个幸福之家……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目前常凯夫人正在医院接受治疗,儿子远在英国。网友留言祈祷,希望常凯夫人尽早康复!一家人从此远离灾难与病痛。

悼常凯

他们一家四口均因新冠肺炎去世

明天和意外,你不知道哪个先来。

截至2月16日晚间,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已经超过1600人,其中包括了湖北电影制片厂导演、影视部主任常凯一家四口。

2月16日,《湖北电影制片厂常凯全家因新冠肺炎去世》的消息在网络发布,内文表示:湖北电影制片厂导演,影视部主任常凯于2月14日因新冠肺炎去世,他的父亲则于1月27日去世,母亲于2月2日去世,而常凯的姐姐则与常凯于14日同天去世。常凯家中4人在17天内相继不幸离世。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随后,多位与常凯直接或间接认识的人向记者确认了此消息。常凯的大学同学杜子表示:“因为疫情今年过年没有相互拜年,14号一早同学和武汉的朋友告诉我,也很突然。”

记者了解到,常凯父亲和母亲并没有住院,常凯本人也是几经辗转才进了黄陂区的小医院。“在常凯住院后,常凯夫人也住院了。现在常凯的事全社会都在关注,她夫人应该被有关部门重视了,希望能挺过来”,常凯一位大学同学告诉记者。

常凯逝世后,湖北电影制片厂也在内部工作群发布讣告。《讣告》称,常凯自参加工作以来,爱岗敬业,积极肯干,工作作风踏实。他对人和善,乐于助人,在历任岗位上作出了重要贡献。他曾多次被评为湖北电影制片厂标兵、先进工作者,深受全厂职工的尊敬和好评。

湖北电影制片厂称:“他的病逝,使我厂失去了一个优秀干部。”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忆常凯

“他高大帅气,为人随和,很好相处,特别绅士的一个人”

作为一名武汉人,常凯生前是湖北电影制片厂的干部,曾参与制作多部纪录片。

他曾参与拍摄的一部关于长江三峡的剧情片《我的渡口》,通过武陵山区深处一个古老的渡口,讲述了一个朴素、温暖的故事——渡口不远处一户田姓人家,为了遵守祖上的一个承诺,田家祖孙三代人,120年来“不收一文钱”,靠着一条木船,在大沙河边为村民摆渡。

提起常凯,认识他的人给出的评价无一不是“很好一个人”“很好相处”。

常凯的一位大学同学直言:在他印象中,常凯高大帅气,为人随和好,很好相处。

“我们是大学同学,是我联系比较多的好友和同学。近年我们一起相约去过西双版纳,平遥、连州摄影节,也经常一起交流对艺术、电影、摄影的看法。惊闻他的离世非常难过……”这位好友在自己的朋友圈中如此写道。

一位熟知常凯的友人也惋惜到:“他身体特别好,特别绅士、有品位的一个人,父母都是同济医院的教授,书香门第。太惋惜了。”

一位和常凯有着三十年友谊、学生时代同室的朋友在悼文中回忆着曾经意气风发的青春年少:

三十年来的点点滴滴,如碎片、更像电影一幕幕的那么的模糊而又清晰。当年我们每天清晨,在相同的时间骑自行车到中华路码头乘轮渡过江,一上岸我们总是来一场自行车越野赛,十几公里的路上堪称型男的你总能甩我一大截。

毕业后,我们只要小聚,都会提及我们的越野赛,还有武汉大学牌坊下那一家早餐店里的热干面,还有豆浆、面窝。再往后,我们偶尔小聚时话题中永远离不开那段人生芳华中的点点滴滴……群山为墓卧冤魂,长歌当哭祭兄弟。

对于常凯的离世和一家人的遭遇,不仅仅是认识他的人难过悲痛,无数关心疫情、关心武汉的网友们和众多影视业内人士也深感悲痛。翻看朋友圈,不少影视同行虽不认识导演常凯,但依旧惋惜不已。“哭陌生同行,本来这些人间悲剧是不该发生的”一位影视公司老板在朋友圈写道。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正如一位网友所写道:“我们只是被困在家里,有的人却永远困在了2020年。”

无论是像常凯这样普通人的遭遇,还是一线医护工作人员的付出和牺牲,都深深牵动、感动着无数中国人民的心,但在这场国家战“疫”中,每一个人都不是孤军奋战。

[令狐@九派神州]  [同主题讨论]


加跟帖

 新帖题目*: 办公室不宜
 话题内容 :

笔名*: 口令: 邮件地址:
注:标"*"的栏目不能为空。建议注册笔名后发表言论,使他人不易盗用你用的笔名混淆视听。如你留下邮件地址,读者或可与你联系。


© 2020 八 阕 PopYard―a way to work and talk    广告联盟 | 隐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