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角新闻论坛争鸣视频在线生色画报纽约时间:Thu Jun 4 00:02:25 2020 我的关于  


论坛争鸣 —> 心绪驿站
标 题:小舅的悲剧
发帖者:小舅的悲剧 (时间:2019-12-21 00:38:14)

八阕 http://www.popyard.org
【八阕】

修炼交流 > 正法修炼园地 > 其它

小舅的悲剧

文: 大陆大法弟子

转发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日】小舅走了,那年他才六十六岁。

用家人的话说,小舅的病是被气出来的。表弟(小舅的儿子)被骗,参与集资,以信用卡贷款的形式,投了三、四十万,最后血本无归。银行追债,表弟无力偿还,银行便经常打电话给小舅。

对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来说,几十万元无疑是一座望不到顶的大山。小舅一下子受这么大的打击,短短几个月,身体就出现状况,最后经县、市、省会及西安华西医院四级医院检查认定:胰腺癌晚期。且病灶长在血管密集处,无法手术。医院告诉我的表妹:最多两、三个月(寿命),没有治疗的办法了。那是二零一八年中国新年前。表妹哭的肝肠寸断。

小舅没有自己的孩子,表妹和表弟是领养的。虽然是领养的,可小舅和小舅妈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在苦日子中,娇生惯养的把两个孩子养大成人。所幸的是,表妹非常孝顺,成家后,开始自己做生意,条件好一些,把小舅、小舅妈的生活安排的很好。

表弟也娶了妻子,表弟媳很贤惠,与小舅和小舅妈相处很好,后来又生了个胖小子,聪明可爱。小舅和小舅妈心里很是高兴,一家人生活的也算和睦、完美。

如今,一切都在表弟被骗参与集资后,改变了。

母亲和父亲听到小舅得了胰腺癌的消息时,正在远离家乡几千里的我的家中。我是一九九九年初得法的大法弟子,在二十年的修炼中,大法在祛病健身方面的神奇我是深信不疑的。母亲也在二零一五年初走入了大法修炼,成了一名坚定的新学员。当时在修炼短短半年中,大法在她身上展现的奇迹,也是全家人有目共睹的:十几年的高血压、近五十年的大面积浅表性胃炎、手脚末梢神经无知觉、腰腿疼走不上路等等症状,彻底康复了。当时听到小舅被医院“判了死刑”的消息,我和母亲几乎同时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大法是小舅摆脱病魔的唯一方法。

母亲和父亲在新年一过,就匆匆赶回老家中。到家安顿下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小舅家告诉小舅“法轮大法好”,希望他能够走入大法,或至少能够相信大法好。然而可悲的是:小舅受中共邪党毒害很深,对大法不认可,特别是对我当年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被中共邪党迫害的经历耿耿于怀。他不明白这一切是中共邪党的迫害造成的,而将这归因于是我修炼大法招致的。这也是当今许多中国人的误区。中共邪恶的造谣宣传颠倒了是非,并将这种颠倒的是非灌输到人们的大脑中,让民众混淆了是非与对错。

母亲一直不放弃,反复的跟小舅讲大法好,默念“法轮大法好”有福报,真的能让他身体好起来,即使她经常被小舅吵、噎的哭,也不放弃。终于,水滴石穿。有一次小舅发话了,让我母亲炼炼动作给他看。看到母亲的炼功动作,小舅说:“这不就是个锻炼身体吗?要这样,等我身体好了,天暖和了,我也炼。”母亲听到这句话,非常激动,她跟我说:“就这一句话,就有希望了。”是的,作为佛法修炼的人,我们都知道:“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1]

果不其然,这一句诚心的话,产生了意想不到的结果,小舅的身体不但没有恶化,反而有了一些好转,超过了医院及农村有功能的人断定的死亡时间,而且一直过了大半年,他还活着,除了身体无力、经常拉肚子外,没有其它不适。

母亲经常去看他,劝他炼功。天冷时,他说:“等天暖和了再炼”;等天暖和了,他说:“身体没劲,等身体好了再炼。”就这样,从三月份拖到八月份,他也没有开始炼功。

佛法是严肃的,不是让人闹着玩儿的。小舅一直没有兑现自己说的“等我身体好了,天暖和了,我也炼”的承诺。到二零一八年八月中旬,他的身体突然恶化。开始出现腹部疼痛。

按医生的说法,胰腺癌是“癌症之王”,也是所有癌症中最疼痛的,病人到最后基本都是疼死的。而且胰腺癌患者只要感觉到疼了,那就离死期不远了。我的一个朋友的朋友,三十多岁,就是在二零一八年四、五月份发现患了胰腺癌,虽然家里非常有钱,花了几十万做了手术,并且在七月份检查时,癌细胞已经没有了;但到八月份,突然恶化,癌细胞扩散到全身;在随后短短的一个多月中,就去世了,最后真是活活痛死的。

父亲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去看看小舅。他的意思是趁小舅现在还不那么疼,我回去还能跟他聊聊天,等真的走的时候,再回去,就没有意义了。

我匆忙请假赶回家乡。在小舅家,我看到他躺在床上,蜷缩着身子,瘦弱到去卧室旁边的厕所都要拄个拐棍。看到我,他勉强支起身子跟我说话。聊了一会儿,我跟他讲大法真相。可能是我远道而回吧,这次他没和我争辩,而是平静的听着。我给他看《细语人生》——见证大法的神奇节目,里面有哈佛大学医学研究专家起死回生的故事和其他因修炼大法而绝处逢生的真人真事。他看了,并听了明慧网《绝处逢生》的部份广播。他没有表现出反对。

接下来,我用三天时间陪他听了一遍李洪志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音,虽然他一边听一边总忍不住跟我说闲话,心不在焉的样子,但无论怎样,他从头到尾听了一遍。第五天,我要返回工作地了,在临行前,我叮嘱他有时间一定要反复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听的越多,恢复的越快。他答应了。

在陪伴他的这几天中,病床上的他不时接到银行追债的电话。看到这种情景,我心里很难受:邪恶的中共体制一方面钳制人对“真善忍”普世价值的信仰,另一方面放纵人对金钱的无底限追求,使社会道德全面下滑。这几年多少无辜的百姓因受骗而参与集资、投资,原指望赚大钱,结果却成为最终的受害者,给家庭、亲人造成无尽的辛酸和巨大的债务。而那些在这些事件中真正获利的骗子们,却因为与中共政府有着或明或暗的利益关系,逍遥法外。苦的、害的都是普通百姓!

回来后的前几个月,我不断听到好消息:小舅身体恢复的好。

先是离开家乡的第三天,我跟母亲打电话,听母亲说,她去小舅家看小舅,发现家里锁着门,没人,等了一会儿,看到远远一个人,很象小舅的样子,骑着摩托车向家里奔来。母亲正疑惑、纳闷间,那人到了跟前:果然是小舅!母亲惊讶极了。原来小舅骑摩托车去隔壁村理发去了。真是不可思议,三天前还要拄着拐棍上厕所的人,现在居然能自己骑着摩托车出去理发了!

再后来,听说小舅能够每天出去走走转转了;家里的一些轻活也能干了,有时还和我小舅妈一起去地里干些农活。再后来,听说他让表妹给他买了一辆老年代步车,他能不时开着去十几里地的县城接送孙子上学了。表妹说,在二零一九年年前那一段时间,小舅的身体已经恢复的象没事一样了。全家都看到了希望。

那一段时间,我经常给小舅打电话,告诉他不要忘记看、听我给他留下的视频和音频资料,他也都答应,并让我别惦记,说他知道,天天听着呢!他还开玩笑的说:“都快背下来了,听完上句,就知道下句要说什么了。”

然而,一切又发生了变化。

二零一九年年关时,银行加大力度追债,不停的打电话给他。他刚刚放松一点的心情又绷上了,每天都在想着表弟的巨债,寝食难安。他没心情念“法轮大法好”了,也没心情看我留给他的资料了,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又不相信大法好了。

还有一点,他因不知道自己得的是胰腺癌(家里不让告诉),无药可医,所以就误认为自己的病是吃村医的药及村医打点滴打好的。后来我再给他打电话时,他就抗拒了,也不信了,并劝母亲让我放弃修炼。

今年四月底,在无任何征兆的情况下,他的胰腺癌突然扩散至全身。当我母亲再次试图跟他讲大法真相时,他在我母亲面前诋毁大法,说是大法把我害了,让我失去了原本好的工作和家庭。母亲再无话可说,最终放弃了跟他讲大法真相的意愿。

短短三、四天,小舅就走了。

佛法是严肃无比的。一个人本来已经到寿了,只因为他有想学法轮大法的那一善念,慈悲伟大的大法师父就一而再、再而三的延长他的寿命长达一年。但他始终以各种借口拖延而没有真正走進来,特别是最后又完全不相信了,从而导致离世的悲剧。

然而,佛法也是慈悲的,虽然他最后不再相信大法了,但他毕竟是一个听过大法的生命,所以直到生命的最后,他都没有出现胰腺癌患者特有的疼痛,准确的说是完全没有痛过。

面对他的去世,所有明白真相的家人都很遗憾:如果他真能放下中共邪党灌输的邪恶谎言,相信大法好,也许才六十六岁的他今天还好好的活在世上吧!特别是我的父亲,他在多年前曾经和小舅一样的心态,认为是坚持修大法导致我没有工作、没有家庭、漂泊流离……当他后来明白真相后,彻底改变了原来的观念。本来腰椎间盘突出躺在床上起不来、要做手术的他,恢复正常了,十年来一直很好。不仅如此,现年七十岁的他,身体非常健康,每天都有用不完的劲,到各公园遛弯,经常一转就是几个小时,从不停歇,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一点儿不累”。面对小舅的离世,父亲痛心的说:“放着阳光大道(相信法轮大法)他不走,非要去走这条小道……”

表妹很痛心的跟我说:“其实我爸在年前基本都恢复的没事了,要不是过年银行天天追债,给他那么大的压力,他就不会……”

写出小舅的故事,是希望所有善良的人们,能够以此为教训,在生命中牢牢记住“法轮大法好”,真的会让人遇难呈祥的。千万不要相信中共邪党的谎言,那是毁灭人的死路,千真万确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小舅的悲剧

[小舅的悲剧@心绪驿站]  [同主题讨论]


加跟帖

 新帖题目*: 办公室不宜
 话题内容 :

笔名*: 口令: 邮件地址:
注:标"*"的栏目不能为空。建议注册笔名后发表言论,使他人不易盗用你用的笔名混淆视听。如你留下邮件地址,读者或可与你联系。


© 2020 八 阕 PopYard―a way to work and talk    广告联盟 | 隐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