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角新闻论坛争鸣视频在线生色画报纽约时间:Wed May 27 18:13:33 2020 我的关于  


论坛争鸣 —> 心绪驿站
标 题:地狱除名的故事不是神话
发帖者:地狱除名 (时间:2020-02-15 17:50:59)

八阕 http://www.popyard.org
【八阕】

见证 大陆文集 讲真相

地狱除名的故事不是神话

铭刻

【正见网2020年02月15日】

小的时候,听爷爷、奶奶们讲了很多有关地府里生死薄的故事,邻居奶奶曾讲过,她梦中到地府里见过阎王爷桌案上的生死薄,可惜不识字,不知道上面写的有谁。听的多了,形成一个认识:世间的人都在地狱里有名册,谁都逃不脱,一切都是注定的,“阎王叫你三更死,不会推脱到天明。”

等到阅读了《西游记》原著后,上面有孙悟空大闹地府,把生死薄上的所有猴属之类的有名者,用毛笔一概勾掉,等于是地狱除名,导致人间山猴有很多不老者,都是因为这个原因。这段故事看了多少遍《西游记》都没有在意,即使看了电视连续剧《西游记》,演绎的更形象,总觉的是神话故事。现实中,地狱除名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

修炼法轮功后,法轮功师父在讲法中谈到过大法弟子已经在地狱中除名,相信师父所讲的,还是心理不踏实,因为没看到除名的形式。在明慧网看到法轮功学员的相关交流文章后,才从心里真正相信地狱除名的故事不是神话,在修炼界是真实存在的事实。笔者摘录几段描述:

前段时间感觉身体很不舒服,整天迷迷糊糊的就是想睡觉。一天在昏睡时我去了地狱,到了一个很大的房子里面,我是自己走進去的,里面的人问:你是自己来的,快坐下吧!说这话的像是个管事的,也没问我来这里有什么事,大概这里就这么个规矩,凡是来这儿的,都是来查生死簿的。然后管事的就跟下面一个说,去查一查他的名册。不一会儿那个人回来说:他的名字没在里面(指生死簿里面),已经除名了。管事的转过脸跟我说,生死簿上你已经除名了,没有你的名册,我们就管不到你,你回去吧!当时我还怀疑,是否真有这种事时?周围其他的都说:快回去吧!我们这里管不到你,你已经除名了,不由我们管了。(2006年10月2日明慧网文章《地狱里的“生死簿”》)

前几年我在一次炼功中清清楚楚的看到两位地狱官一位拿着一支毛笔与名册,另一位什么都没有拿的官员对我说:“你地狱除名了。”那位拿笔的官员翻开名册望了我一下,然后大概是在我名字的地方竖直划写了一笔。(2018年6月26日明慧网文章《我看到地狱除名的那一幕》)

当时我和妹妹都在父亲身旁照顾他(笔者注:老人家不慎摔倒,尾椎脊骨断),突然发现父亲此时好象在跟谁辩论似的,嘴在不停地说:“法轮功就是好,我虽然没有文化,但我知道法轮功书是教人做好人、做好事,书里头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一会儿父亲双手高举,酷似捧着什么,嘴里问道:“你们一次次抓我,第三次还用铁链来铐我,我又没犯法,凭什么来铐我,就是世间的理也不合法,我不去。”他双手继续高举着。一会儿只见老人很激动,流着泪叫道:“来了,师父。我要双手合十、跪拜。”当时我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以为他说梦话,总是把父亲高举的手拿开放下。(事后父亲告知,他双手捧着法轮功书。原来他当时是在对阴间的生命讲话,不让它们把自己带走。)

到了第二天早上,父亲激动告诉我们,他在地狱被除名了,还说:“八号这天十分危险,有很多人来抓我,是我一直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李洪志师父救我!’我看见师父穿着袈裟坐在莲花上来了,全身金光闪闪,师父把那些人赶跑了。”说到这父亲已经是泪流满面。(2010年6月9日明慧网文章《父亲诉说被地狱除名的经历》)

修炼前,算命的说我只能活到六十五岁。我在单位是管绿化的,六十五岁那年,我给单位大树整枝造形时,突然一阵大风,树干一晃,把我从四米高的树顶摔下来,我边下落边喊“师父救我!”落地后筋骨疼痛难忍,浑身摔散了架。四肢不会动了,幸好头部没受伤,同事把我抬到床上,我就坚持打坐。第二天我还是坚持上班了。单位要给我请跌打损伤的医生,我说不用。

巧在儿子也从外地赶回来,他说遇到一位看相的半仙对他说:“你戴父孝,今已现了,赶快回家料理”。回家看到我还在上班,就嘲笑着说:“那人自称是半仙,看来还是在骗钱!”我说:“我相信。但是师父救了我的命。”

到了晚上,梦见自己躺在离地一米多高的空中,脚朝前飞出去了,醒后回想,这就是给我送葬时,肉身被抬出去的那一幕。看来我确实是到寿了。是师父给我从地狱除了名。(2016年3月9日明慧网文章《地狱除名》)

上车不久,我感到胸口心脏部位被拍了一下,然后感觉两个人拧着我肩膀在空中飞,一会儿就来到一座高大巍峨的宫殿。只听得一个声音说:“王爷,您要的人我们给您带来了。”那个王爷叫我抬起头来。我看他头上戴着古时候皇帝带的前后都挂着成串的珠子那种帽子(书面名称叫冕冠或旒冕),心想:既然穿着皇帝的服饰却被称为王爷,大概是阎王爷吧。我问:“你是不是阎王?”他回答道:“对,我就是你们阳间所说的阎王。你们阳间不是不相信有阎王、地狱吗?现在你已经到了阴曹地府,我就是阎王。”

阴间为了防止抓错人也是要核对身份、验明正身的。阎王问我:“你叫什么名字?”我说我叫成福德。阎王翻了一下案桌上的一个大本子(大概就是生死簿吧),说:“嗯,有这个人。”阎王又问我:“你多大岁数了?”我说:“六十三岁了。”阎王“咦”了一下,嘀咕了一声:“不对。”我赶紧说:“我这个‘成’是成都的‘成’哦。”阎王说:“错了错了,抓错了。那个该抓之人叫陈福德,四十多岁,罪大恶极,阳寿已到,该抓的是他。”阎王马上吩咐其它差役去捉拿那个和我名字几乎相同的人。

阎王翻开另外一个本子,说:“你不属于我们管。”我问:“我不属于你们管,那属于哪个管?”阎王说:“你属于上面管。你看你的名字都已经注销了。”我一看,果然我的名字被一笔勾销了。阎王又对我说:“你知道吗?你是有任务的,你的任务就是多做好事多救人。”我想:师父讲过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救人,没想到原来阴间的阎王都知道啊。

阎王又说:“你既然来都来了,不妨参观一下再回去。”吩咐抓我来的那两个差役当我的导游。

来到奈何桥前,看到桥下万丈深渊,我不敢过。两个差役架着我才过了奈何桥。差役说:“因为你是我们王爷的客人,我们才这样客气对你。如果是真正犯了罪的,哪管你怕不怕,铁链子套上一拉就过来了。”

过了奈何桥,就看到一个一望无际的大池子,里面全是人,被血水泡着,人们被鳄鱼、毒蛇、狮子等各种食肉动物撕咬着,到处是残肢断腿,凄厉悲惨的哀嚎声让人毛骨悚然。尽管他们不断的痛悔求饶,但无济于事。过了这个池子,是一个极其宽敞的广场,广场上摆着各种各样的刑具,每个刑具上都有人在受刑,刑具旁边是施刑的鬼役。

我参观的第一个刑具是一男一女被一个长铁杆像穿糖葫芦一样穿在一起,两个的脸都是上半部被割了,耷拉下来盖住下半部分,相当吓人。陪同的差役解说道:“这两个是在阳间乱搞男女关系的,通奸。既然不要脸,就把脸盖起来。”

第二处是一个人的舌头被一个铁钩子钩住吊着。差役说这个人是在阳间爱嚼舌头、到处挑拨是非、唯恐天下不乱的人。

第三处是一个人被用小刀一片一片的割肉。差役说:“这个人在阳间爱占小便宜,做生意缺斤少两。他占多少便宜,割多少肉。”我问:“他一生要占多少啊,还得清吗?”差役说:“还得清,还得清。还完为止。”

第四处是一个大胖子,肉被一坨一坨的宰下来,差役说这是个贪官。我心想:他在阳间贪钱的时候那百元大票子一捆一捆的,受刑的时候就一坨坨的宰。

正要参观下一处时,阎王说:“时间到了,该回去了。再不回去,就来不及了。”

阎王又问我:“我刚才给你说的,你记住了吗?”我记得。阎王说:“那你重复一遍。”我说:“要回去多救人。”于是,阎王叫那两个差役快把送我回去。两个差役提着我往上一扔,我心里一惊,大叫一声。叫声刚停,就听到耳边有人问:“你喊什么?”

我定睛一看,原来我躺在县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病床边坐着司机和售票员。

售票员说:“看到你昏倒后,我们以最快的速度把你送到县医院来,才把车开到车站下客。下完客,我们立刻就过来守着你。你输液也输不进,输氧也输不进。呼吸和脉搏都感觉不到,医生都准备宣布死亡了。我们觉得你还有点体温,就让医生再等会。你再不醒过来,医生就要把你推进停尸房了。你看从六点到现在,都十点了。”

我把我刚刚在阴间的经历讲了,他们都非常震惊。(2020年2月10日明慧网文章《师父把我从地狱除名》)

笔者引述这么多的故事,就是想告诉世人地狱除名的故事是真实的,无神论才是荒谬而又邪恶的。大法弟子被师父地狱除名,在人间负有救人的大使命。中共的魔鬼本性决定了它要迫害法轮功,它想利用谎言把世人拖入到毁灭的深渊。法轮功学员放下生死站出来讲真相是为了破除谎言,唤醒世人的善念,从根本上救人。

中共摧毁传统文化,摧毁修炼文化,利用无神论、进化论变异人的道德观念,否定天堂地狱,否定善恶报应,根本上是为了毁灭人类。人在谎言带动下迫害法轮功,迫害修炼的人,迫害佛法,已经犯下了恶贯满穹宇的大罪,尽管是被中共谎言带动下所为,但毕竟是人自己的行为,如果不是法轮功学员讲真相,今天的人类早已经没有了今天,中共毁灭人类的目的早已经得逞。法轮功真相的传播,解体了中共的罪恶阴谋,真的是众生的福音。

珍惜法轮功真相,就是珍惜自己生命的未来;善待法轮功真相,善待讲真相救人的法轮功学员,真诚悔过,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人真的能走过今天肆虐大陆,令全球恐惧的“武汉肺炎”,走过天灭中共的大劫难,生命进入新世纪,从而获得美好的未来!

[地狱除名@心绪驿站]  [同主题讨论]


加跟帖

 新帖题目*: 办公室不宜
 话题内容 :

笔名*: 口令: 邮件地址:
注:标"*"的栏目不能为空。建议注册笔名后发表言论,使他人不易盗用你用的笔名混淆视听。如你留下邮件地址,读者或可与你联系。


© 2020 八 阕 PopYard―a way to work and talk    广告联盟 | 隐私政策